变相的“全民公投”,垂死的“一国两制” — — 2019香港区议会选举随想

文章目录

★“区议会选举”简介
★香港政党的【特殊性】
★“建制派”(亲共派)及其渊源
★“民主派”(泛民派、非建制派)及其渊源
★“反送中”背景下,变相的【全民公投】
★区议会选举结果 — — 民主派创历史最好记录,建制派全面崩溃
★朝廷大力吆喝,换来一记响亮的耳光
★香港事态的发展,再次凸显【习呆呆的傻逼】
★此次选举的意义 — — 影响香港的政治格局

上个周末,香港举行“区议会选举”。结果如何,大伙儿应该都知道了。今天发篇博文闲聊一下 — — 既为了抹黑党国,也顺便普及一下香港政坛的背景知识。

★“区议会选举”简介

前几天,某读者建议俺系统性介绍一下香港的政治制度。今天借这篇博文的机会,先扫盲一下“区议会选举”。在本文后续章节,也会简单聊聊“立法会选举”&“特首选举”。
今后如果有空,俺再单独写一篇,系统性介绍香港的政治体系,及其历史变迁。
另外,本文中涉及到的很多名词/术语,俺都添加了相关的【维基百科链接】,以方便读者进一步阅读。

◇行政分区 — — 香港18区

目前,香港分为18个行政区,地图如下。行政区的数量与范围并不固定 — — 历史上,因为人口流动,曾经拆分/合并过行政区,也调整过行政区的边界。

(18区地图。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区议会”与“立法会”的差异

香港“区议会”的洋文称作“District Council”;而“立法会”的洋文称作“Council”。很多人可能搞不太清楚这两者的差别。所以俺先来说一下:

【职权】的差异
“立法会”面向【整个香港】,顾名思义,具有“立法权”。除此之外,还有:控制“公共开支&政府预算”,批准“终审法院法官&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
“区议会”主要面向【社区】,并且更多的是【咨询】的性质。相比“立法会”而言,它的职能小很多。比如说“公共开支”由“立法会”控制,而“区议会”在拿到拨款之后,负责具体的落实。
在“社区事务”方面,“区议会议员”具有少量管理职能,能参与某些公共设施(体育场馆、公共图书馆、社区会堂…)的管理事务。

【人数】的差异
“区议会”的席位总数每届都有变化。1997之后,通常在 400~600 之间波动;
“立法会”的席位总数相对比较固定。97回归之后“立法会”设 60 个席位;在2012年改革为 70 个席位。

【选举方式】的差异
大部分“区议会议员”由【基层选区】的选民直接选举,每个选民只能投票给本选区的候选人。另外还有少数【当然议员】(后面会提到)。
而“立法会议员”分两种 — — “直选议员”与“功能界别议员”,各占一半(各35席)。“直选”比较好理解(与其它国家类似);“功能组别”(又叫“功能组别”)的选举比较复杂 — — 根据行业划分出20多个组别,选民根据自己所属的某个组别,投票给该组别的候选议员。这个玩意儿【暗藏许多猫腻】,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先去看维基百科的“这个链接”。

某些好奇的同学会问:干嘛不让全体立法会议员都直选?为啥要搞出这么个“功能界别”的东东?
当然啦,“真理部&港府”会告诉你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且还能说得天花乱坠;但【最本质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 — 有利于朝廷更好地控制“立法会”。自1997之后,“立法会”总是“建制派”占据多数。就算支持“民主派”的选民【更多】,但在立法会选举之后,“建制派”也总能控制 50% 以上的立法会席位。此中之奥妙,就在这个玄而又玄的“功能界别制度”(在本文后续章节,俺还会再聊到这个东东)。

★香港政党的【特殊性】

很多欧美民主国家都订立“关于政党的立法”(政党法)。但香港一直【没有】政党法。
到目前为止,香港所有的政治组织,要么没有登记,要么以“公司 or 社团”的方式登记(参照《香港公司条例》或《社团条例》)。
除了上述特殊之处,香港另一个特别的地方在于 — — 《基本法》规定:特首【不能】隶属政党。如果某个政党的人士要参选特首,需要先“退党”。因此,香港【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执政党”。

★“建制派”(亲共派)及其渊源

通俗地说,“建制派”就是“亲共派”。当然啦,它们口头上不会承认这点。
香港的建制派,有挺长的历史渊源 — — 自从大陆沦陷后,中共就开始在香港扶植【亲共势力】。经过几十年的演变,如今的“建制派”有好几种成分,大致如下:

工联会 — — “建制派”的雏形

该组织成立于1948年9月(也就是大陆即将沦陷之时)。中共利用该组织渗透到香港工人运动。大伙儿请注意:中共是搞【工运】起家滴,所以捏,“渗透工运”对朝廷而言那是驾轻就熟。
顺便跑题一下:
1967年发生的“六七暴动”就是由工联会一手策划滴。那年是【文革】第二年,内地红卫兵武斗闹得正欢。“工联会”的头头(杨光)想要效仿内地的红卫兵,结果搞出了英国统治香港以来,最大规模的暴动。期间有51人死亡(包括5名香港警察,5名香港边防警察)。
香港商业电台的主持人林彬因为批评暴动人士,被“工联会”的人在马路上放火烧死(其堂弟林光海跟他在一起,也被烧死);金庸(查良镛)当时任《明报》社长,因为写社论抨击文革,性命都受到威胁,以至于要暂时离开香港保命。

民建联 — — 如今的【保皇党】

除了上述这个臭名昭著的“工联会”,建制派里面比较有名的,还有“民建联”。成立于1992年,如今是立法会中最大的建制派党团。民建联能够持续坐大,关键在于 — — 它与【裆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因此得到特区政府的大力扶植。香港民主人士一般讥讽该党为【保皇党】。
有些同学会纳闷了 — — 既然已经有了“工联会”,为啥朝廷还要再扶植一个“民建联”。
大伙儿请注意“民建联”的【成立时间】(1992)。那时候,香港回归已经进入倒计时。朝廷要考虑的是 — — 掌控香港之后,如何【执政】。而之前中共掌控的“工联会”,是以【蓝领工人】为主体的工运组织。这帮大老粗,擅长“动粗”,但【不】擅长“玩政治”。所以,朝廷才需要另起炉灶,扶植“民建联”。
前面俺提到:特首【不能】隶属任何政党,因此香港【没有】严格意义的执政党。但“民建联”总是与特区政府保持高度一致,可以视作“变相的执政党”。

◇若干“工商界党团”

话说上世纪80/90年代,香港回归日期已定。香港工商界的老板们,为了能在97之后继续发财,也需要投靠中共。所以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香港成立了若干具有【工商界背景】的党团。这帮人倒不一定相信马列的那套玩意儿。他们更多地是为了【商业利益】。朝廷方面当然也知道这点,也会以【经济利益】进行威胁利诱,使这帮人乖乖听话。
在“工商界党团”中,具有代表性的是:自由党经民联新民党

◇乡事派

所谓的“乡事派”特指:新界乡事势力。这个派系以“新界乡议局”、“新界社团联会”为主体,其成员来自新界原居民及乡郊社团组织。
说到“乡事派”,就要提到“区议会”中的【当然议员】(上一个章节有提到这个玩意儿)。所谓的【当然议员】,指的是“新界9区”中各个“乡事委员会”的主席,可以自动成为“区议会议员”。
这个制度属于历史遗留。1997之后,民主派多次要求撤销该制度,但历届特首都没有同意。其中的道理很简单 — — “当然议员”被新界的“乡事派”垄断,而这帮人又属于“建制派”。他们【无需选举】就可以占据区议会席位。这种好事情,朝廷显然不会放弃。

★“民主派”(泛民派、非建制派)及其渊源

支联会 — — 香港民运的雏形

该组织全称很长,是“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它是为了支持大陆的【六四民运】而成立滴。成立时间是1989年5月下旬,那时候正是六四民运的高潮。
六四屠城之后,为了帮助学生领袖逃亡,有一个大名鼎鼎“黄雀行动”,就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发起滴。整个黄雀行动共营救了800人,当年朝廷发布《“高自联”通缉名单》,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拉网式搜捕。名单上的23人有15人是靠“黄雀行动”才逃到海外。俺的网盘上分享了一本书《黄雀行动》,就专门讲这段经历。
一直到最近几年,“支联会”还在继续支持六四的纪念活动,比如2014年在香港开张了【六四纪念馆】。另外,在《回顾“六四”》系列的后续博文中,俺也会提到“支联会对六四民运的帮助”。

◇“民主党”一党独大的格局

民主党成立于1990年4月(也就是“支联会”成立大约一年之际)。早期的民主党骨干,很多都是双重身份(既是“民主党党员”,又是“支联会成员”)。
香港回归(沦陷)之后的头几年(1997~2003),支持民运的党团中,“民主党”几乎是一党独大。有段时间,“民主党”甚至是立法会的第一大党。那时候说“民主派”经常指“民主党”。
如今的“民主党”,影响力没有当年那么大,有几个原因:
1、内部派系及内斗(说到【内斗】,流亡海外的“大陆民运组织”,也有这个毛病)
2、2003年“反23条”之后,涌现了很多新的民运党团,分散了“民主党”的支持者

◇“反23条”之后形成的【泛民主派】格局

2002~2003年的时候,董建华企图强推“基本法23条”,引爆2003年的“七一大游行” — — 那是回归后首次【特大示威游行】,多达50万人上街(相关介绍参见维基百科“这里”)。
在那之后,涌现出很多民主派党团。舆论/媒体开始用“泛民主派/泛民”这个词汇来指带这些党团。
为了协调“泛民”的诸多组织,(从2004年起)还搞了一个“泛民会议”(俗称“盒饭会”),在每周五的中午,各个党团代表在立法会的某个会议室碰头,一边吃午饭,一边讨论政治议题。
参与这个“盒饭会”的党团,除了上述提及的“民主党”,还包括如下(按成立时间排序):
公民党公专联新民主同盟人民力量工党 ……

◇“占中运动 & 雨伞革命”之后出现的【本土自决派

2014年的“占中运动 & 雨伞运动”,俺发了好多篇《每周转载》。本博客的老读者,对那场运动应该比较熟悉。
由于那场运动的政治诉求【没有】达成,香港开始出现比原先的“泛民”【更激进】的“本土自决派”。
“本土自决派”中,有些支持“港独”,有些反对“港独”;有些与其它“泛民党团”保持【合作】关系,有些则持【敌对】关系(之所以会出现【敌对】关系,因为某些非常激进的“本土自决派”认为其它“泛民”反共不力)。

严格来讲,这些“与其它泛民敌对”的“本土自决派”,【不】应该再被称作“泛民”。他们与“泛民”的总称,只能叫做“非建制派”。
但为了打字省力,本文以下章节,俺还是以“民主派”来称呼“各种支持民运的党团”。

★“反送中”背景下,变相的【全民公投】

由于这次选举,恰逢今年的“反送中政治抗议”。很多人都把本次选举视作某种【民意测试】 — — 看看到底有多少香港民众支持“反送中政治抗议”。
不光是“民主派”这么看,“建制派”也这么看。由于两大阵营(民主派、建制派)都很看重这次选举,某些外媒把这次选举称之为【变相的全民公投】。
投票前,双方都鼓励自己的支持者积极投票;所以,本次选举的【投票率】高达 71.23%,是1997以来最高(没有之一)。而且比上一次的“区议会选举”高出 24.22% 之多。从下面这个图表,可以明显感受到:此次的投票率【猛增】。

(历年来【投票率】的变化。统计图表来源:纽约时报)

(历年来【选民登记人数】的变化。统计图表来源:纽约时报)

(湾仔区轩尼诗道投票站。照片来源:维基百科)

(屯门区市中心选区投票站。照片来源:维基百科)

(元朗区天盛选区投票站。照片来源:维基百科)

(葵青区兴芳选区投票站。照片来源:维基百科)

★区议会选举结果 — — 民主派创历史最好记录,建制派全面崩溃

前面费了好多口水进行铺垫,终于说到本文的正题 — — 本次“区议会选举”的结果。
为了加深大伙儿的印象,俺拿2015年底的选举,与今年(2019)的选举进行对比。

◇【上届】区议会(2016~2019)

上届的【议席总数】 458=431(民选议员)+27(当然议员)

“民主派 VS 建制派”实力对比(2015选举)

(注:【新界】的9区,存在“当然议员”。所以“两派力量对比”要分列两行 — —
前一行表示【民选】议员数的对比,不含“当然议员”;后一行表示【总】议员数的对比,包含“当然议员”)

◇【下届】区议会(2020~2023)

注:因为人口流动,各区的席位会有一些微调,具体如下:

九龙城、油尖旺、荃湾 — — 增加1席
深水埗、葵青、屯门、西贡 — — 增加2席
观塘、沙田 — — 增加3席
元朗 — — 增加4席

因此,本次选举的【议席总数】变为 479=452(民选议员)+27(当然议员)

“民主派 VS 建制派”实力对比(2019选举)

(注:【新界】的9区,存在“当然议员”。所以“两派力量对比”要分列两行 — —
前一行表示【民选】议员数的对比,不含“当然议员”;后一行表示【总】议员数的对比,包含“当然议员”)

(选举地图,详细到【基层选区】。绿色表示“民主派”;红色表示“建制派”。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由于地图有某种【误导性】 — — 面积大的区域,不一定人多。有人制作了如下这种“选举地图”,每个【基层选区】对应图中的一个六边形。这就可以很准确地看出此次选举中,两大阵营在不同选区的实力对比。

(每个选区以大小均等的六角形表示。黄色表示“民主派”;灰色表示“中间派”;蓝色表示“建制派”。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两次选举,【统计数字】的变化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15年】底的选举结果对比。黄色表示“民主派”;灰色表示“中间派”;蓝色表示“建制派”。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19年】底的选举结果对比。黄色表示“民主派”;灰色表示“中间派”;蓝色表示“建制派”。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两次区议会选举的“条状对比图”。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两次选举,【候选人】的变化

【民主派】的候选人,很多是年轻人。其中有些甚至属于“政治素人”(首次从政)。在这些首次当选的区议员中,有很多人积极参与了近期的【反送中抗议活动】。
下面这张照片摘自《纽约时报》,其中的六人都是今年“反送中抗议活动”的积极分子。

(激进参与“反送中抗议活动”的【新】当选议员。图中的6个候选人,按图片位置对应如下:
林卓廷/北区 邝俊宇/元朗 陈振哲/大埔
岑子杰/沙田 赵家贤/东区 仇栩欣/东区
照片来源:纽约时报)
与“民主派”的新人纷纷当选形成显著反差的是 — — 很多【建制派大佬】(如下)在这次选举中【连任失败】。

张国钧(最大建制派政党“民建联”的副主席)
田北辰(建制派政党“自由党”荣誉主席,并与叶刘淑仪创立建制派政党“新民党”)
麦美娟(建制派政党“工联会”副理事长)
何君尧(建制派大佬,曾是“立法会/区议会”双料议员。因公开发表亲共言论而臭名昭著)
周浩鼎(建制派大佬,曾是“立法会/区议会”双料议员)
刘国勋(建制派大佬,曾是“立法会/区议会”双料议员)
郑泳舜(建制派大佬,曾是“立法会/区议会”双料议员)
陆颂雄(建制派大佬,曾是“立法会/区议会”双料议员)
……

前面提及的【保皇党】(民建联),此次派出181人参选,只有21当选(当选率才 1/9)。反观最大的民主派(民主党),派出99人竞选,91人当选(当选率超过 90%)。反差如此之大!
另外,(本次选举后)建制派在好几个区被【剃光头】(也就是说,这几个区,【没有】任何一个建制派当选)。

★朝廷大力吆喝,换来一记响亮的耳光

早在几个月前,真理部控制的媒体(朝廷喉舌)就一直在说:今年香港的抗议活动,是【一小撮人】搞出来滴,背后有【海外敌对势力&国际反华势力】。(注:经历过“六四”的内地民众,应该对上述说法非常耳熟 :))
朝廷喉舌还说:大部分香港民众都反对这次抗议活动。只不过他们没有站出来。朝廷喉舌把这些人称作【沉默的大多数】。
在本次选举之前,朝廷喉舌一直在大力吆喝 — — 让“沉默的大多数”站出来投票。并不惜采取了很多措施。

◇利用香港艺人帮忙拉票

就在选举的前一天(11月23日),天朝外交部驻香港的【特派员公署】还在其 Facebook 专页播放了一段视频,由40多位香港艺人共同拍摄,呼吁香港民众 — — 用选票对暴力活动说“不”。
很显然,这40多个戏子就是朝廷的傀儡,名单如下:

陈小春、成龙、王祖蓝、容祖儿、惠英红、陈雅伦、莫华伦、吴启华、肥妈、洪祖星、周海媚、陈浩民、翁虹、关礼杰、林俊贤、刘锡明、李国祥、梁烈唯(梁竞徽)、黄子扬、洪天照、莫镇贤、梁家仁、汤宝如、李霖恩、李耀景、杨明、张柏文、欧霭玲、彭敬慈、文佩玲、蔡淇俊、陈国坤、林漪娸、李美慧、吴毅将、黎瑞恩、何婉盈、黄铭健、庄思敏、庄思明、陈秀丽、颜光兴、颜仟汶、林迪安、黄竣锋、锺少雄。

这个名单中的头两个家伙(陈小春、成龙)堪称【人渣】。成龙的名字已经臭大街了,所以俺节省点口水,单说【陈小春】 — —
此人是典型的“亲共分子”,曾任惠州市政协委员。他在这次选举中公然【违规】 — — 在【投票间】内拍照(拍摄他自己的选票),并发到新浪微博。他这么干,显然想帮“建制派”拉票。但这种做法违反了香港选举法律 — — 禁止任何人在投票站内“拍照、录音、录影”。

◇利用内地高校找港生拉票

位于广州的“暨南大学”有很多香港留学生,朝廷方面连这些人也不放过。
经香港媒体爆料 — — 在本次选举前,很多暨南大学的港生都被辅导员叫去【单独面谈】。辅导员可以准确地说出:该港生所在的【基层选区】,该选区对应的【建制派候选人姓名】,并且要求他们一定要投给这些【建制派候选人】。校方还承诺:可以免费提供包车往返香港,接送他们去投票。
要俺说:这就是赤裸裸地 — — 利用公权力拉票。在成熟的民主国家,这么干是严重违法滴。看来,咱们的朝廷为了这次选举,也是豁出去了。

◇朝廷方面【严重误判】

在投票之前,朝廷敢于放话,号召香港民众:用选票对暴力活动说【不】。这至少说明 — — 朝廷方面对这次选举,还是有一定的把握。如果【裆中央】对这次选举没啥把握,应该会低调处理,而不至于如此高调。
但选举结果如此不堪入目,这足以说明 — — 朝廷方面【严重误判】(完全估错了形势)。
朝廷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捏?这就要聊到【习呆呆的傻逼】这个问题了。

★香港事态的发展,再次凸显【习呆呆的傻逼】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从6月份大规模升级之后,到如今已经快半年了。而港府方面的应对,堪称【一蠢再蠢】。尤其是10月初颁布的《禁蒙面法》,不但没能平息抗议活动,反而导致香港民众的抗议更激烈 — — 这个月(11月)明显是“反送中抗议”爆发以来,最血腥的一个月(具体可参见前一篇博文,链接在“这里”)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处理这么重大的政治运动,林郑月娥(妖蛾子)肯定得请示北京方面。而如今朝廷的掌门人正是以【傻逼著称】的习近平。港府在应对“反送中运动”时表现出来的种种弱智,实际上也就是在暴露 — — 习近平的弱智

(习呆呆与妖蛾子在“上海进博会”见面,双方亲切握手)
习呆呆的傻逼,不光体现在香港方面,也体现在“中美贸易战”。具体的点评,参见去年的某篇博文《从量变到质变 — — 中美关系40年》。

在博客上,俺喜欢把他称作“习呆呆”,但在【墙内】网络,“习呆呆”这个词肯定会遭到“真理部”的审查、屏蔽、封杀;甚至还可能引来【跨省追捕】。因此,很多天朝民众都喜欢用更隐晦的绰号 — — 【初中生】(真理部总不能把这个词也禁掉吧?)
在今年的某个时候,俺惊讶地发现 — — 身边某个从来不问政治、也从不翻墙的人,竟也知道这个绰号。由此可见,该绰号流传之广。这也间接表明 — — 习的傻逼程度,得到某种【公认】 :)
估计某些五毛又要指责俺“抹黑党和国家领导人”。老实说,俺还真喜欢【抹黑】:) 为了把【抹黑】进行到底,再次贴出前几年的博文:
每周转载:习呆呆上台五周年,糗事一箩筐

★此次选举的意义 — — 对香港政坛的影响

在本文最后一个章节,简单点评一下:此次选举对未来香港政治格局的影响。

◇对【立法会选举】影响

在本文开头俺提到:“立法会议员”有一半(35)属于“功能界别议员” — — 这些席位由28个功能界别选出。
其中有两个与“区议会”有关,分别称作“区议会第一组别”&“区议会第二组别”。

区议会第一界别
这玩意儿设【1个】席位,由“区议会”【互选】得出。也就是说,这个席位的“被选举人”必须是“区议员”,而投票的人也必须是“区议员”。由于民主派已经在区议会占据绝对多数,可以确保下届立法会拿到该席位。
(注:从1997至今,一直是建制派控制“区议会”,以前这个席位总是被建制派拿走)

区议会第二界别
这玩意儿有【5个】席位,通过“【不】属任何功能界别的香港民众”直选。选举方式采用“名单比例代表制”,以全香港作为“单一选区”。由于整个立法会里面,只有这5个席位是全香港【跨选区、跨界别】直接选举,因此这5席也被坊间称作【超级议员】。
请注意:这【5席】也必须是“区议员”;想参与这5席的竞争,还必须得到另外15个“区议员”联合提名。
由此这次建制派惨败,在全部的479个“区议员席位”中只得到可怜【59 席】,因此,建制派想要提名这个界别的候选人,最多只能提名3人(59除以15)。这还是最理想情况 — — 因为建制派本身也分好几个党团,相互之间【未必】能完美配合。

综上所述,因为这次区议会选举变天,有助于“民主派”得到上述两个界别的6个席位。
大伙儿可别小看这6个席位哦。立法会里面的“功能界别席位”,总共也就35个,上述6个席位已经超过六分之一啦。即使相比整个立法会的席位总数(70席),上述这6席也接近 1/10 的比例啦。

◇对【特首选举】的影响

香港的特首,是由“选举委员会”选出。该委员会有1200人(在2012年之前,是800人),其组成如下:

由于这个“选举委员会”是用来【选举特首】滴,因此朝廷方面对它的构成比例进行了精心设计 — — 又是那个蛋疼的【功能界别】 — — 通过它,朝廷不但可以控制“立法会”的多数席位,也可以控制“选举委员会”的多数席位。
举例 — — 就拿该委员会的“第1界别”来说事儿。
某些同学看到该界别是“工商界、金融界”,或许会【误以为】 — — 任何香港商人都可以参选这个界别。有这种想法的读者,就属于“图样图森破”啦 — — 完全低估朝廷的阴险程度。
实际上,普通的香港商人,根本【无法】以“工商界”的身份进入“选举委员会”的“第1界别”。要想以“工商界”身份被选入,候选人必须是“香港总商会会员”或者“香港中华总商会会员”。而这两个商会,完全是朝廷控制滴。

上述表格最后一个类别的300个席位,对应政界,由【立法会、区议会、乡事局、两会代表】瓜分。具体参见下表:

“区议会”可以分到其中的117个席位。也就是说,这117席由【区议员】选出。由于此次“区议会选举”,民主派获得【绝对多数】。下一届的“特首选举”,民主派就可以【全取】上述这117个席位。
某些外媒在本次选举后的评论中指出:由于民主派在这次“区议会选举”中大胜,下一届特首选举,(乐观情况下)民主派有望控制“选举委员会”中的大约400席。虽然还是【无法】决定最终的特首人选,但可以对“特首候选人”施加某些影响。

◇对【香港政治版图】的影响

前面提到:这次选举,很多民主派的当选议员是【政治素人】,而且很多都是年轻人(80后90后)。这些人里面,不但有本次“反送中运动”的积极分子,也有前几年“占中运动/雨伞运动”的积极分子。这反映出 — — 香港年轻人的参政意识比以前更强烈
还有一个数据,也可以反映出这点。那就是:本次投票中,【年轻的】“首投族”(首次投票群体)占有相当比例。

香港的年轻选民提升参政热情,实在可喜可贺。对抗朝廷的渗透,对抗“一国两制”,希望就在他们身上。
在本文的结尾,再次贴出之前引用过的打油诗:

台湾民众要努力啊,否则就变成香港!
香港民众要努力啊,否则就变成大陆!
大陆民众要努力啊,否则就变成朝鲜!
朝鲜民众要努力啊,否则就变成地狱!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政治常识扫盲:理清“国家、政体、公民、政府、政党”等概
“盛大庆典”难掩【内忧外患】 — — 天朝沦陷70周年随想
从量变到质变 — — 中美关系40年
每周转载:习呆呆上台五周年,糗事一箩筐
台湾民主运动和独立运动简史
每周转载:香港“反送中”政治抗议活动大事记(9月初至10月初)
每周转载:香港“反送中”政治抗议活动大事记(8月初至9月初)
每周转载:香港“反送中”政治抗议活动大事记(7月初至8月初)
每周转载: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的外媒报道(6月9日至6月15日)
每周转载: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的外媒报道和网友评论(6月16日至6月22日)
每周转载:关于香港和澳门的特首选举(外媒报道和网友评论)
每周转载:关于“一国两制白皮书”和“国台办言论”(大量网友评论和图片)
每周转载:关于香港抗议洗脑教育(网文3篇,图片多张)
每周转载:关于朝廷对爱国主义的忽悠(网文5篇)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9/11/2019-Hong-Kong-Local-Elections.html

Written by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