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六四系列[11]:4月15日至18日,悼念活动迅速升温

文章目录

★北京民众上门悼念
★北京高校师生的悼念
★其它城市的悼念

本系列的前10篇,俺着重介绍了“六四事件”的背景,只有了解这些背景,你或许才能理解,在胡耀邦逝世之后那短短的1–2个月里,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今天这篇,俺先来介绍一下:全国各地对老胡的悼念活动。

★北京民众上门悼念

在老胡去世后的那段时间,每天都有几百人次(多的时候有上千人次)到老胡家里悼念。

(大量民众自发到位于“会计师胡同25号”的胡耀邦家中悼念)
在这些悼念的人里面,有一些人是受到了老胡的帮助,来表示感恩的(老胡当年主持“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平反了不少人);更多的人是钦佩其人品和功绩,而上门悼念。在这些悼念的人里面,不乏老胡生前的政敌(也就是朝廷中的保守派)。上门悼念的这些保守派,虽然跟老胡的政见不同,但都承认老胡是正人君子,从来不在背后搞小动作。俺在前面的帖子里,介绍了老胡的人品很好,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
顺便再说一下,老胡生前住在府右街路西的会计师胡同25号,是个四合院。那地方,普通老百姓都可以去,家门口也没有荷枪实弹的警卫。即使在老胡升任总书记期间,他也没有搬到红墙之内的中南海。他觉得,住到戒备森严的中南海里,会脱离群众。
大伙儿再对比一下后来的总书记胡锦涛(绰号“胡面瘫”) — — 同样都姓胡,差距咋就这么大捏?

★北京高校师生的悼念

为了叙述方便,本节俺依据时间线来介绍。

◇4月15日

据《新闻背后的故事》一书记载,老胡逝世的消息,最早是在4月15日12点20分,由新华社向境外发布简讯;然后,中央电台在14点04分首次对国内播音。
在那天下午的15点多,就已经有北大学生开始在三角地(此“三角地”堪称中外闻名)贴出悼念的大字报(俺不禁感叹北大学生的响应速度)。到了下午16点多,三角地已经贴满大字报,其内容已经开始包含政治色彩。比如:该走的不走,不该走的却走了(影射邓小平老不死,而胡耀邦却早逝)
除了北大,首都的其它几个知名高校(比如:人民大学、清华大学),在15日下午或夜间,也陆续出现悼念老胡的大字报。

◇4月16日

到了4月16日,大部分北京高校都出现了相关的大字报。并且有很多大学生在围观,抄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除了校内的大字报,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以下简称纪念碑)已开始出现零星的纪念活动。16日这天,有人在纪念碑上敬献了8个花圈,另外还有一些挽联。
但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公安人员在半夜把这些花圈、挽联都收走了。这个做法无疑让学生们很恼火。很多学生就想:你不让我们搞,我们非要搞。这也部分导致了第二天更大规模的学生到纪念碑搞悼念活动。

下图是北大学生发现花圈被收走之后,写的大字报。其中还影射了文革末期发生的“四五运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北大校内的大字报《北大人怎么办》,抗议广场上的花圈被官方收缴)

◇4月17日

这一天,开始有大量的高校学生走出校园,去天安门广场悼念。除了刚才提到的,很多学生对官方悄悄收走花圈很不满,还有另一个原因:有一些大学的师生本来要在校内开追悼会,搞悼念活动。但是学校的领导对“八六学潮”心有余悸,不允许学生在校内搞(在校内搞,出了问题,校领导要负全责;在校外搞,出了问题,校领导的干系就小多了)。上述这两个原因,使得北京的悼念活动急剧升温。

(北大学生手挽手走出校门)
当天,中央美院的学生制作了大幅遗像(不愧是学美术的)并放到了纪念碑上,成为纪念碑上最醒目的标志。截至当天傍晚时分,纪念碑上分别出现过如下署名的花圈:“清华大学化学系”、“北航部份学生”、“北大师生”、“北师大师生”、“中国社科院全体研究生”、“中国政法大学青年教师敬挽”、“北京医科大学学生会”、“一个政法干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纪念碑上的大幅遗像,两边写着:何处招魂 — — 中央美院敬挽)

(横幅上写着:民主之光耀邦,并配以英文)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纪念碑周围聚集的人群)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纪念碑底座上放了许多花圈)
到了晚上19点多,有2–3千人聚集在纪念碑附近;过了零点之后,依然有200–300人聚集不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当天晚上22点多,有北大学生制作了10米多长、2米多宽的长辐,上书”中国魂 — — 部分北大校友暨师生敬挽”。一开始,只有少数学生拉着这个横幅在校内游行。随着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很多人提议到广场上去。当队伍走出校园时,大约有千余人;步行途中,又有千余名人民大学学生及千余名清华大学学生加入。三千多人在凌晨4点30分左右,走到纪念碑,把条幅挂在纪念碑上。

除了广场上的悼念,校园内的大字报依然不断,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围观 — — 围观者除了有本校学生,也有社会上的群众。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北京师范大学校内的大字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人民大学校内的大字报《醒来!理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人民大学校团委会学生会的大字报)
下面这几张,都是北大三角地的照片。很多人在抄写大字报内容。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北大的学生在三角地抄阅大字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北大的学生在三角地抄阅大字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北大的学生在三角地抄阅大字报)

(大字报《知识分子宣言》第1页)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大字报《知识分子宣言》第2页)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北大的学生在三角地抄阅大字报)

◇4月18日

这一天,广场上聚集的人群又增加了不少。仔细对比18日和17日的照片,能看出广场上的人数明显增加。这天聚集的人群,据说有将近10万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送花圈和挽联的高校也是络绎不绝。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18日还发生一件事情 — — 上万名大学生到人民大会堂门口静坐请愿 — — 此事标志着学生运动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关于这事儿,俺在下一个帖子细说。

★其它城市的悼念

老胡刚一逝世,朝廷高层就隐隐感到一丝危机。4月15日当天,裆中央就要求首都及各大城市的公安部门、安全部门,要密切关注悼念的实时动态。所以,从那天开始,各地的公安部门、安全部门开始频繁地给朝廷高层发送“通报”。在《中国六四真相》(又名《天安门文件》)一书中,摘录了不少这样的通报。咱们可以从中了解各地高校在那几天的动态。
估计有同学会纳闷,《中国六四真相》的作者,为什么能拿到这些送交给朝廷高层的通报?因为此书的作者,据说也是朝廷高层人士,出于某种目的,把内部的机密材料流传出来。关于这本书的真实性,民间存在争议;天朝官方,对此书更矢口否认。不过俺个人觉得:书中的大部分内容是可信的,少数涉及高层决策的内容,有可能被篡改过。在本系列后续博文中,俺还会多次引用此书的内容。为了确保资料来源的可靠/可信,俺会尽量找不同的书籍,跟《天安门文件》一书进行交叉印证。

◇上海

四月十八日八时报告

十七日夜,上海分别有两支学生队伍上街悼念胡耀邦同志。一支是由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组成,晚十时许从复旦出发,至十一时左右,在同济大学内聚集了数千人。这个行动没有严密的组织,大部份学生是自发参加,而且“看热闹的”较多。十一时二十分左右,近千名学生从同济校门出来,举着“沉痛悼念胡耀邦同志”、“耀邦我们来了”、“士为知己者死”等标语,到市政府、市人大常委会所在地,要求市政府领导接见,至今天凌晨四时许散去;
另一支由华东师范大学近千名学生组成,走出校门后去中国纺织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串连,没得到多大响应后,于今天凌晨三时悄然回校。这支队伍中有”悼胡公”、”沉痛悼念耀邦先生”等横幅,并携带两只花圈,一只花圈上的挽词较出格:“敢与鬼雄争曲直”。

◇天津

四月十七日晚间报告

悼念胡耀邦同志的活动从校园走向街头。今天晚上九时二十分,南开大学学生一千多人走出校门上街游行。他们一路高唱《国际歌》、《国歌》和《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等歌曲,高呼“打倒独裁”、“打倒专制”、“民主万岁”、“自由万岁”等口号。
南开大学学生走出校门后,向南奔向邻近的天津师范大学,途经八里台立交桥,一时造成交通堵塞。
十名左右外国青年人手持像机也在游行队伍中。师范大学校门紧闭,南开学生齐喊口号,一遍遍冲挤铁门,召唤师大学生参加游行。师大学生在校领导和老师劝导下,未出校响应。九时五十分,一队公安干警到现场维持秩序,校门前的学生和围观的群众发出一阵阵嘲笑的“嘘”声,到十一时左右,三五成群的学生走回南开大学。据了解,这次活动没有严密的组织,学生大多是自发参加,游行队伍中也没有其他身份者参与。

◇陕西

四月十八日十五时报告

从今天凌晨开始,西安部份高等院校的学生走向街头,将悼念活动由校园推向社会。
零时四十分,西安交通大学和陕西机械学院二千多名学生,徒步自咸宁路向西入和平门,经大差市到东大街、钟楼,最后集中到新城广场。沿途,学生们喊着“沉痛悼念胡耀邦同志”等口号。
一时三十分,学生们进入位于新城广场北部的陕西省政府大楼,在大楼内继续呼喊口号。三时二十分开始,学生们分批返回学校,四时左右全部返回学校。
中午十二时三十分左右,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等院校约一千多学生,再次来到新城广场集会。在广场中心升国旗的旗杆上,献了一个花圈,并将花圈升至半空中。
十三时三十分至四十分,分别有两位学生站在旗杆底部约二米高的水泥墩上,发表悼念胡耀邦同志的演说。
十四时以后,几位学生拿着一个一面写着“募捐”字样的纸箱,募捐为胡耀邦同志买花圈。许多学生纷纷捐款。
十三时三十分左右,座落在西安市南郊的西北政法学院的四百名学生,也已走出校门到西安烈士陵园进行悼念活动。
据了解,至今尚未发现学生游行被人操纵,学生的行为大多是自发的,参加游行的学生没有被强迫拉来的。省委将密切注意可能出现的新动向。

◇湖南

四月十八日报告

连日来,湘潭大学、湖南师范大学、国防科技大学、中南工业大学等院校的学生采取各种形式,深切悼念耀邦同志。
十六日晚十时三十分,湘潭大学出现二十四张标语挽联,至十八日下午已有三十六张。十七日晚十点左右,该校以哲学、历史、经济系为主的学生烧报纸、衣服等物品,围观的学生慢慢聚集到一千人左右。有人提议到市里去游行,许多学生手挽手、唱着《国际歌》走出校门。途中个别学生喊“打倒邓小平”、“邓小平下台”、“打倒封建专制主义”等口号,中间有六百多名学生陆续返回学校。
至凌晨二时许,三百多名学生到达湘潭市委、市政府,市政府派人作了工作后,然后派汽车将他们送回校。
十八日上午九时,湘潭大学校园内又出现了一些大小字报。这些大小字报的内容基本是围绕悼念胡耀邦同志的,但也有个别反动言行。
据统计,湖南师范大学出现了七幅标语挽联,中南工业大学有三张,国防科技大学也有三张,湘潭纺织专科学校有二十四张,湖南省干部经济管理学院还设了灵堂。
省委认为,少数学校虽然表面平静,但师生中有不少猜疑和不安的议论。有一种普遍的意见是,“五四”快到了,两件事应结合起来搞。因此,学生的悼念活动还在发展之中,可能在耀邦同志追悼大会时形成高潮。针对这一情况,省委已要求有关部门做好疏导工作,并要求安排力量日夜值班,密切注重局校动向。

看完上述这些通报,大伙儿不难发现,公安部和安全部作为朝廷的爪牙,不光办事效率高,还挺仔细的 — — 连某某大学贴了多少大字报,都一张一张地数清楚。为党国卖命,看来也蛮辛苦哦。

(本文照片引自 六四档案自由中国论坛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1/june-fourth-incident-11.html

Written by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