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六四系列[29]:五·四之后,朝廷高层的动态

文章目录

★台面上的几次会议
★“邓、赵、杨”三角关系
★台面下的几次碰头

前几天在准备“Google Code 到 GitHub 的迁移”,花了不少时间。导致本文没能赶上6月4日发出。向本系列的热心读者表示抱歉 :(

套用一句评书的常用语 — —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在本系列的上一篇,俺介绍了“五四大游行”之后,学运转入低潮。今天这篇,俺来介绍一下:在这段期间,朝廷高层的各种活动。

★台面上的几次会议

首先来聊一下“五四”之后,朝廷高层的几次会议。这部分相当于流水帐,让列位看官大致了解当时朝廷高官在忙些啥。

◇5月6日 — — 赵紫阳谈“新闻改革”

这天上午,赵紫阳找胡启立和芮杏文谈了关于“新闻改革”的事情。俺提醒一下:“胡启立、芮杏文”两人都是铁杆改革派,算是赵紫阳这边的人。胡启立是政治局常委,芮杏文是中央书记处书记。
关于这个会议,在《改革历程 — — 赵紫阳回忆录》一书中只是一笔带过(如下):

不过捏,在《天安门文件》中,有比较详细的会议记录,俺摘录其中一部分(粗体是俺加的):

俺又对照了陆超祺写的《六四内部日记》。陆超祺是《人民日报》副总编,他写的日记中(此书62页)有提到 — — 5月8日胡启立给《人民日报》的“老钱”打电话,落实“新闻改革”的相关事宜。
除了陆超祺的《六四内部日记》,《李鹏日记》也提及此事(如下):

《六四内部日记》和《李鹏日记》,从另一个侧面反应出改革派确实想改革当时的新闻审查制度。上述这4本书相互印证,也说明《天安门文件》不像是凭空编造的。因为《天安门文件》出版于2001年,时间上远远早于另外几本书。如果是空口瞎编,很难做到相互印证。
根据俺看过的各种资料,在赵紫阳从北朝鲜访问归来之后,天朝的新闻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宽松局面。其“宽松”的程度,不仅远远超过“毛时代”,也远远超过“江蛤蟆、胡面瘫、习呆呆”三人主政的时期。非常可惜的是,这种宽松的局面,仅仅维持了不到半个月。

◇5月8日 — — 赵紫阳主持“政治局常委会”

在这天开了“政治局常委会”,听取北京市关于学潮的汇报。汇报人是“李锡铭、陈希同”两人,分别代表北京市委和北京市政府。
当时的政治局常委有5人(排名分别是: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都参会,另外,杨尚昆、薄一波等少数几个元老也列席。
李陈二人汇报完之后,常委们和元老们就各自发表意见 — — 主要是围绕“新闻改革”和“廉政建设”。因为这两条是学生重点关注的。

赵紫阳先发言,俺摘录其中部分(如下):

老赵提的这几条关于“廉政建设”的想法,随着几天之后老赵黯然下台,全都不了了之。

除了赵紫阳的发言提到腐败问题,杨尚昆也提了。他的发言如下:

从杨尚昆这段话可以看出如下几点:
1. 早在80年代,任人唯亲的“太子党现象”就已经很普遍了
2. 民众对这种现象非常反感
3. 这种现象会严重动摇朝廷的公信力和民意基础
说到这里,聪明的读者自然就明白 — — 为啥俺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整理那份《太子党关系网络》的文档 — — 这样一份文档,流传得越广,对朝廷的打击越大。当然啦,文档本身的素材(信息来源)也要做到高度可靠/可信,这样才有说服力。

在那天的会议上,保守派干将姚依林也发言了。他的发言回避了“反腐”和“政改”,一味强调对学生要强硬。以下是他的发言:

邓太上皇虽然没有参加这个会,但是邓太上皇好像知道会议的内容(俺猜会议纪要抄送给老邓过目了)。因为在11日下午,邓与杨尚昆私下碰头时,邓还特地表扬了姚依林。邓的原话是:我看常委中只有姚依林的观点最鲜明,态度最坚决,并且一以贯之。(关于邓杨二人私下的会谈,本文后面会聊到)

(那天的会议记录,《天安门文件》一书中有包含。因为参会的人比较多,俺就不把会议记录全部列出来了,以免篇幅太长)

◇5月10日 — — 赵紫阳主持“政治局会议”

相比2天前的“政治局常委会”,5月10日这天开的是“政治局会议” — — 也就是说,政治局全体成员都参加(包括平时不在北京的委员)。当时的政治局有17人,其中3人在外地(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天津市委书记李瑞环、四川省委书记杨汝岱)。
因为这次会议的人更多了,所以俺就更没必要把会议记录全部列出,以免篇幅太长。详细的会议记录可以参见《天安门文件》。
和2天前的会议一样,老赵继续强调“廉政建设”的重要性,姚依林继续唱反调,要求对学生强硬,不能拖。外地来的三个委员分别介绍了当地学潮的情况。老江在介绍上海的情况之后,被赵紫阳和胡启立批了一通 — — 主要是指责老江处理《世界经济导报》的时候太过火。
据未经证实的传闻:由于在会议上挨批,老江连续好几天愁眉不展。老江这个人是典型的天朝官僚 — — 在上级面前装孙子,在下级面前装大爷。如果你明白老江这种性格,就能理解当年他为何在香港记者面前失态,并骂出那段流传很广的英文。
说到这里,顺便贴一张照片(可能某些读者已经看过):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这是老赵还在当总书记时,赵江二人会面时的情形。老江为了装孙子,屁股只坐半边,两手趴在沙发扶手上。虽然照片没拍到江蛤蟆的脸,不过大伙儿可以自己想象一下他当时的表情。

★“邓、赵、杨”三角关系

刚才介绍的都是台面上的会议。如果你熟悉中共党史,或者熟悉天朝官场文化,那么你应该明白 — — 大多数台面上的会议,通常只是走形式。真正关键的决策,通常来自于台面下(私底下)的碰面或密谈。接下来,俺来介绍一下:当时朝廷高层的三次私下会面。这三次会面很重要,对后续的事态发展有重要影响。
在介绍私下会谈之前,有必要做一下铺垫 — — 聊聊“邓、赵、杨”三人的关系。
在“邓、赵、杨”三人中,邓小平是最关键的人物,也是俺着墨最多的。在这个系列中,俺花了整整两篇博文来介绍矮邓(第2篇《太上皇邓小平的阴暗面》第3篇《太上皇邓小平的政治路线》)。至于赵紫阳,也在本系列的第22篇《废帝赵紫阳其人》专门介绍过了。所以今天这里,只单聊一下杨尚昆其人。

◇杨尚昆其人

杨尚昆早在延安时期,就已经是中共北方局副书记,并协助刘少奇创建“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从1945年到1965年,【连续20年】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这个职务被戏称“大内总管”,其重要性可见一斑)。据俺所知,好像没有哪个中办主任的任期,能超过杨尚昆。
文革刚开始不久,杨尚昆卷入“彭罗陆杨反党集团”(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被彻底打倒。文革期间挖出不计其数的“反党集团”,在这些“反党集团”中,“彭罗陆杨反党集团”在时间上名列第一。
被打倒之后,杨尚昆遭到长期关押,直到1978年才复出。复出后,他成为邓小平的铁杆亲信。先是在广东当了2年地方官(广东省委第二书记、副省长),之后不久(1982年)被邓小平提拔成中央军委副主席兼秘书长,然后在这个位置上干了10年。
由于长期担任军委副主席并兼任军委秘书长,杨尚昆在军方高层培养了一大帮亲信,坊间戏称“杨家将”。比如杨尚昆的亲弟弟杨白冰(原名杨尚正),军衔一路升到上将,职务一路升到总政治部主任,之后进入中央军委并接任他哥哥中央军委秘书长的职务。再比如:杨尚昆的亲妹夫廖汉生,开国中将,八十年代当过沈阳军区第一政委。

◇邓小平与杨尚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他俩同为四川老乡。邓小平在1956年至1967年负责中央书记处的工作。这个职务跟中办主任杨尚昆会有很多工作上的往来。有可能在那时,邓杨二人就有了很密切的私交。
80年代,邓小平成了伟光正的掌门人。虽然他是实际上的一把手,但是他又非常忌讳别人说他“贪恋权位”。所以捏,他只保留一个最关键的“中央军委主席”职务,而把党主席(后改称“总书记”)的职务留给胡耀邦和赵紫阳。
虽然是中央军委主席,但是老邓又不愿意花太多时间和精力去关注各种事务性的工作。这时候就需要一个亲信,来帮助他监管中央军委以及协调党内高层。而杨尚昆曾经当了20年的大内总管,很擅长于处理各种“事务性的工作”,也很擅长党内高层的协调。所以杨尚昆被老邓安插到中央军委当副主席,兼任军委秘书长。同时他还是政治局委员,可以参与政治局的各种会议。
为了说明两人关系密切的程度,俺举个例子:其他朝廷高官(包括总书记赵紫阳)想去见邓太上皇,都需要事先通报“邓办”。如果“邓办”说邓小平肯见,才能去。而杨尚昆可以不经通报,直接去邓家。

◇邓小平与赵紫阳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赵紫阳本来是总理,胡耀邦总书记下台后,经邓力挺,赵紫阳由总理升任总书记。至少在当时(1987年),两人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但是到了1989年上半年,邓赵二人的关系已经出现裂痕。出问题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 — — 对政治改革的看法不同。下面俺大致说说经过。
在赵紫阳当总理期间,他主要注意力都在经济改革方面,而政治改革是胡耀邦在负责。所以那时候,赵紫阳跟邓小平没有分歧(因为邓是力挺“经济改革”滴)。等到胡耀邦下台,赵紫阳接任总书记,“政治改革”的议题就摆在赵紫阳面前了。虽然赵紫阳在诸多方面(性格、政治手腕)跟胡耀邦截然不同,但是在“政治改革”方面,他们两人有诸多相同之处。而俺在本系列的第3篇已经介绍过“邓小平的政治路线” — — 他【不想】在政治制度方面进行实质性变革。于是,对“政改”要如何搞,邓赵二人自然就出现分歧,进而演化为两人关系的裂痕。(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杨继绳写的《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俺的网盘有电子版)
说到两人关系的裂痕,是有迹可寻滴。具体的分析请看本系列第25篇《赵紫阳的策略为何失败?》。在那篇中,俺花了比较长的篇幅,指出邓赵二人关系疏远的迹象。具体的分析很长,此处不再重复罗嗦。

◇赵紫阳与杨尚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最后来说三角关系的最后一条边 — — 赵杨二人的关系。
这俩人都是邓的亲信,关系自然不会差。从赵紫阳的角度考虑,因为杨是邓的对外联络人,很多“通气”的事情,赵需要杨的帮助。因此,赵自然要尽量跟杨搞好关系。
另一方面,当时邓的年龄很大了,随时可能挂掉(去见马克思)。如果邓在军委主席任期内死亡,那么赵紫阳作为【排名第一】的军委副主席,自然就可以接任。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杨尚昆从“杨家将”的角度考虑,也必须跟赵保持非常密切的关系。基于此,当赵紫阳跟保守派高官发生争议,(杨尚昆如果在场)通常都是替赵紫阳说话。比如前面提到5月10日的政治局会议,杨尚昆发言的时候就说:紫阳讲的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解决问题,这个办法有利于平息学潮。在目前情况下是可行的。

★台面下的几次碰头

刚才聊了“邓赵杨”三人的关系作为铺垫,接下来聊聊他们三人私下里的三次碰面。

◇5月6日 — — 赵杨二人碰面

这是“三次碰面”的第一次,可能是在杨尚昆家中。俺直接摘录《天安门文件》关于两人的对话记录,当中会穿插俺的点评,以 小括号+斜体 的形式标注。

◇5月11日 — — 邓杨二人碰面

关于这次碰面,俺直接摘录《天安门文件》关于两人的对话记录,当中会穿插俺的点评,以 小括号+斜体 的形式标注。

◇5月13日 — — 邓赵杨三人碰面

关于这次碰面,主要是邓赵两人在谈,杨只是陪衬。关于谈话内容,俺直接摘录《天安门文件》中的相关记录。当中会穿插俺的点评,以 小括号+斜体 的形式标注。

通过13日的三人碰面,俺个人认为,邓已经表达出对赵处理学潮的不满。
此时,赵紫阳已经逐渐被逼入死角,缺乏政治上回旋的余地。为啥这么说捏?一方面,邓希望学潮【快速】平息;另一方面,学生开始发起“绝食抗议”以扩大声势。
非常不巧的是,苏联一把手戈尔巴乔夫很快(15日)就要访华。如果没有这次外事活动,赵紫阳的回旋余地可能还大一些。有了这次外事活动,就如同“化学催化剂” — — 学生方面希望利用戈氏访华,升级抗议的规模,扩大学运的影响;而老邓因为戈氏访华之际,学潮还未平息,让他在国际上丢脸(矮凳其实是很注重面子的,本系列开头几篇有提及他的性格)。如此一搞,让恼羞成怒的邓,下了动武的决心。
赵的官场经验还是很丰富滴(本系列的第8篇第22篇有介绍过),他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困境。该咋办捏?在本系列后续的博文,咱们继续聊。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5/06/june-fourth-incident-29.html

Written by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