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11年重大群体事件(多图)

文章目录

★各大城市的“茉莉花集会”
★上海九亭骚乱(城管打人)
★内蒙古示威游行(民族矛盾)
★湖北利川市骚乱(为清官喊冤)
★广东增城市新塘骚乱(城管打人)
★辽宁大连市示威游行(环境污染)
★浙江湖州市织里骚乱(抗税)
★广东陆丰市乌坎骚乱(土地纠纷)
★总结

元旦前后,不少网站都会总结2011年的重大新闻。可惜的是,迫于党国的淫威,那些虽然重大但又很敏感的新闻,都被刻意回避了。所以捏,俺就专门整理了一些特别敏感的、特别不和谐的、特别能暴露天朝阴暗面的重大新闻,分享给列位看官。
顺便提醒一下,2011年发生的重大群体事件,远远不止以下这些。天朝每年发生的群体事件,几乎可以用”成千上万”来形容。

★各大城市的“茉莉花集会”

话说2月17日,有匿名人士在 Twitter 上发布消息,号召网友在每周的星期天,于各大城市举行“茉莉花集会”。其目的是:以对政府施加压力,促进政治改革。为啥叫“茉莉花集会”捏?因为“茉莉花”是突尼斯的国花,而突尼斯是2011年中东民主化浪潮中,第一个革命成功的国家。因此,茉莉花的含义不言自明。
此消息在 Twitter 及 Facebook 广为传播,有不少网友响应。在第一个周日(2月20日),有上千人在北京的王府井及上海的人民广场集会。
此事另朝廷大为紧张。不但“茉莉花”、“王府井”等相关词汇成为敏感词,连北京军区的某些部队都进入战备状态,以防不测。即便这样,朝廷还是不放心,又通知各地的国保,突击抓了上百个活跃的民主人士和维权人士(比如:滕彪、冉云飞、冯正虎…)。最后,连大名鼎鼎的艾未未也没能幸免。
关于集会的图片,请看“俺3月份的博文”。由于图片较多,就不贴在这里了。
更多的介绍请看维基百科(在“这里”)。

★上海九亭骚乱(城管打人)

◇事情经过

话说上海九亭的城管一向霸道,已有些时日。4月13日下午2点多,某城管驾车闯红灯。此时,城管车前有一对年轻夫妻骑着电瓶车在等待绿灯。城管示意电瓶车让开,电瓶车不肯。然后城管就下车打人,把人打得趴在地上动弹不得。此事引发大量路人围观,围观群众都为此打抱不平。一直到了深夜,事态不但没平息,围观群众反而越聚越多(据说有3000人)。午夜时分,大批防爆警察(约50多人)到场。防爆警察一来,就开始殴打那些上前交涉的群众和拍照的群众。终于引发众怒,围观群众跟防爆警察发生激烈冲突,并烧了一辆警用摩托车。
维基百科的介绍在“这里”,可惜该词条内容不多。

◇围脖截图

◇放火烧警用摩托

★内蒙古示威游行(民族矛盾)

◇事情经过

话说在天朝,不光山西有煤老板,内蒙古也有。有煤老板,自然就有运煤的卡车。为了多赚钱,那些运煤车经常超载超速,为了抄近路经常从牧场直接穿过。其后果就是:不但会撞死牧民的牛羊,也破坏了牧场的花花草草。由于煤老板是汉人,自然让牧民与煤老板的矛盾,升级为蒙古族和汉族之间的民族矛盾。
有个蒙古牧民叫莫日根,经常带着一些牧民去跟煤老板交涉。5月11日这天,莫日根又去交涉。他为了抗议,拦在运煤卡车前面,不让卡车通过。结果卡车从他身上强行碾过。莫日根当场死亡,尸体被卡车拖出150多米远。更让当地牧民愤慨的是,卡车司机还公然扬言:“我们的车都上过保险,杀一个牧民顶多赔个40万,干脆杀他几个算了”。(此事不禁让俺想起(2011)年初的“钱云会事件”)
此事迅速传遍内蒙,并引发了多个城市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在文革之后,内蒙古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严重的群体事件。有传闻说朝廷为了防止事态扩大,调38军(参与六四大屠杀的戒严部队之一)进驻内蒙古的几个大城市。除了加派军警,朝廷还效仿当年对付新疆骚乱的办法,切断了某些城市的互联网。
更多的介绍请看维基百科(在“这里”)。

◇事发地点

◇游行集会

★湖北利川市骚乱(为清官喊冤)

◇事情经过

话说湖北省利川市(隶属恩施)有一个反贪局局长叫冉建新。此人为官清廉且深得当地民心。在当地政府与民众的土地纠纷中,他站在民众一边,得罪了利川市的主要领导(尤其是纪委书记李伟)。在2010年11月12日,李伟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将其双规(县级市没有双规的权力)。关押8个月后,在2011年6月初,冉建新突然死在拘留所。死的时候,全身淤血、多处烫伤、口鼻流血 — — 显然是被殴打虐待致死。
然而,天朝的司法鉴定一贯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最终的死亡鉴定是:急性中枢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对全身的外伤只字不提)。
此事传出后,引发利川市民众的大规模骚乱 — — 大约2万民众围攻利川市政府大楼。湖北省出动大量公安武警以及警用装甲车前往镇压。
为了平息民愤,当地政府为冉建新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对他进行高度评价,但是避而不谈他的死因,只是简单说了四个字“因故去世”。当地有5万民众自发参加追悼会。
《南方周末》为此事写了专题报道《夺命之利 积怨之川 — — 一个官员的非正常死亡》,可惜此稿件被禁止发表(Google 一下,不难找到全文)。
维基百科的介绍在“这里”,可惜该词条内容较少。

◇惨死的冉建新

◇武警殴打集会民众

◇民众聚集在市政府门口

◇当局出动武警/装甲车

◇冉建新的追悼会

★广东增城市新塘骚乱(城管打人)

◇事情经过

话说在广东省增城市(隶属广州)的新塘镇,有一个名叫王联梅的四川籍孕妇,靠摆地摊维生。6月10日晚上,当地城管找摆摊的小贩收“保护费”。据说城管跟王联梅发生口角并把王痛打了一顿。由于增城市有很多四川籍的农民工,他们长期受城管的欺压,一直心怀怨恨。此事立即引发了增城市的大规模骚乱。有非常多的警车、城管车被掀翻烧毁;新塘镇当地的派出所、治安队等官方设施被砸光烧光。有传闻说,闹事者甚至把油罐车开到国道上,并点燃。
骚乱持续将近一周,有5–6万农民工参与,当地公安武警对事态完全失控。最后,急调广州军区正规军进驻新塘镇,并实施戒严和宵禁。
事后,广州市政府及羊城晚报纷纷发布新闻,号称:增城骚乱,无人员伤亡。至于你信不信,反正俺是不信滴。
更多的介绍请看维基百科(在“这里”)。

◇被干掉的警用车辆

◇街头的示威

◇武警及装甲车

★辽宁大连市示威游行(环境污染)

◇事情经过

话说大连市周边有很多化工企业。化工企业多也就算了,更吓人的是,这些化工企业还频频出事。比如在2010年的7月和10月,当地石化企业(隶属中石油)的储油罐在3个月内接连发生两次爆炸并导致渤海湾大面积污染(两次爆炸都发生在同一地段,可见中石油那帮人的安全意识有多差)。
在2007年,大连海边又建了个 PX 化工厂(隶属福佳大化)。PX 是“对二甲苯”的简称,此物虽不是剧毒,但是对胎儿的【致畸率】很高。因此,大连居民对此工厂深感不安。
祸不单行的是,2011年8月8日,12级台风在大连登陆。台风引发的大浪导致化工厂周边的海堤出现溃堤,决口30多米宽。而化工厂的 PX 存储罐距离海堤缺口仅有50米远。如果存储罐破损,整个大连市都会遭到污染。当时的抢险部门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一旦 PX 泄漏就大范围疏散大连居民。万幸的是,PX 没有泄漏。
经过此事,大连居民由不安变为恐慌。很多人通过 QQ、论坛、短信等方式,呼吁8月14日举行抗议活动。
到8月14日那天,市中心广场上满是抗议的人群。按官方新华社的说法,有1万2千多人;按民间的说法,有3万人左右。这是自从六四之后,北方城市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
朝廷为了封锁消息,严令各种媒体网站不许私自报道,只能引用新华社通稿。大连当地的移动运营商对短信进行过滤,凡是短信内容含有“游行、集会、散步”等字样,均被过滤掉。
最终,大连市领导同意关闭 PX 工厂。不过有传闻说:等风头过了,PX 厂还会悄悄滴开工
更多的介绍请看维基百科(在“这里”)。

◇游行集会鸟瞰图

◇市政府门口的民众

◇市政府门口的武警

◇市领导在车顶喊话

◇大伙用中指回应他

◇与武警对打

◇各种标语口号

◇大连的领导怂了

★浙江湖州市织里骚乱(抗税)

◇事情经过

话说湖州的织里号称天朝的童装之都。当地有很多童装企业,也有很多外来务工人员(主要是安徽籍)。近几年,由于人民币对内贬值对外升值,且银行紧缩银根,导致很多童装企业经营困难,停工停产。于是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就自己搞家庭作坊,做一些缝纫的小生意来维持生计。
随着家庭作坊越开越多,当地税务部门觉得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财源。2009年的时候,税务部门规定,每个家庭作坊按照缝纫机的台数收税,每台100多元;到了2010年,改为人头税,每人300多元,不足5人的按照5人收;到了2011年10月,人头税从300多元涨到625元。而且当地有传言说,2012年的人头税要涨到1000元 (大伙儿可别低估了这几百块钱,这只是其中一个税种)。
10月26日,当地税务部门在收税过程中,与某个女业主发生纠纷。女业主被税务人员打伤并送医院。此事引发上百人围观。当天晚上,几千名当地安徽籍工人(他们早就对沉重的税负不满)聚集到当地政府门口进行抗议。当地的公安武警在驱散游行群众时,殴打拘捕多名工人,导致事态升级。第二天,更多愤怒的工人砸烂烧毁大量的警用车辆。由于当地居民与外籍工人也有矛盾,很多当地百姓的私家车也跟着遭殃。
由于湖州的警力有限,当局抽调宁波、绍兴等地的警力前往支援。
骚乱持续到28日。湖州当局为了防止事态继续扩大,宣布:1 暂停对童装加工作坊征收人头税;2 解雇涉案的税务人员。之后,事态逐渐平息。
更多的介绍请看维基百科(在“这里”)。

◇示威的民众

◇维稳的武警

◇燃烧的警车

◇香港的报道

★广东陆丰市乌坎骚乱(土地纠纷)

◇事情经过

话说广东陆丰市(隶属汕尾)有一个靠海的小渔村,叫乌坎村。当地政府强行征用村民的土地,卖给地产开发商,只给村民极少的补偿。长此以往,村民很不爽。9月份,当政府把最后一块地卖掉的时候,村民的愤怒终于爆发,在9月21日搞了示威游行。当地政府不但拒绝跟村民协商解决问题,反而在次日(9月22日)调来武警“维稳”。武警驱散集会的村民并打伤多人(有两名儿童被打成重伤)。至此矛盾激化。村民围攻派出所及村委会,掀翻警车。(此情形是不是跟前面提到的增城,有些相似?)
9月29日,村民通过投票,民主选举了产生“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以下简称“理事会”),取代官方的村委会。
之后两个月,理事会不断组织村民搞集会、集体上访。
12月9日,当地公安把理事会的5名主要骨干逮捕(薛锦波、张建城、洪锐潮、庄烈宏、曾昭亮)并宣布理事会为非法组织,予以取缔。
2天后,官方宣布,犯罪嫌疑人薛锦波,在拘留期间死亡。官方给出的死亡鉴定结论是:死亡原因为心源性猝死,已初步排除其它死因。然而,薛锦波的女儿薛健婉在殡仪馆看到的却是:尸体有多处淤青、双手浮肿、鼻孔流血、大拇指折断、脖子有一圈黑色的勒痕。面对死者家属质疑,官方发言人继续狡辩称:其皮肤的瘀斑属于轻微外力导致的轻微毁伤,可排除死亡是由外力导致的可能性。
薛锦波之死导致矛盾再次激化,乌坎村民愤怒了。他们宣布乌坎村实行自治,赶走所有政府委任的官员。在进出村子的交通要道设置路障,不允许公安武警进入。而当地政府则派出武警把村子团团围住,并实施断水断电断粮,想逼乌坎村民屈服。此时的乌坎村,俨然成为天朝的焦点。
12月17日,乌坎召开村民大会,提出三条要求:释放被抓的村民;交还薛锦波遗体并由国际知名传媒机构派代表验尸;承认理事会的合法地位。村民威胁,政府如果在5天内不答复,他们将在12月21日,到陆丰市政府门口发起大规模示威游行。
双方僵持了几天之后,在最后通牒的前一天,突然出现转机。12月20日,广东省方面派出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跟理事会交涉,口头答应了村民提出的所有条件。朱还承诺要妥善处理土地纠纷。
政府妥协之后,官方媒体对乌坎的态度,出现180度转变。之前说村民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勾结境外势力;之后改称群众的主要诉求是合理的,基层党委政府在群众工作中确实存在一些失误,村民出现一些不理性行为可以理解。
朝廷承认理事会的合法地位,具有重大历史意义。这是中共掌权62年来第一次公开承认【民选】村组织的合法地位。很多媒体称之为,天朝民主化的重要一步。但是大伙儿不要忘了,如果没有村民的团结一致、奋力抗争,朝廷怎么可能轻易让步捏?贪官们怎么可能把吃下去的肥肉再吐出来捏?
更多的介绍请看维基百科(在“这里”)。

◇村民在游行

◇掀翻警车

◇村民大会

◇小学生带头喊口号

◇左 薛锦波 右 林祖銮

◇薛锦波追悼会

◇香港的报道

★总结

通过上述群体事件,不发现:朝廷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牛B,跟朝廷斗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困难。当然啦,斗争还是要讲究策略,才能把代价尽可能降低。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每周转载:香港占中民主运动的外媒报道和【大量】照片(9–29至10–2)
每周转载:香港占中民主运动的外媒报道和【大量】照片(9–22至9–28)
每周转载:最近半个月的15起大规模罢工/维权事件(上百张照片)
每周转载:广东茂名反 PX 环保抗议活动(照片及网友评论)
每周转载:幼儿园集体服药事件和相关抗议活动(网文若干,照片多张)
每周转载:关于京温女孩袁利亚之死(大量评论和照片)
会叫的孩子有奶吃 — — 启东人民在行动,上海人民怎么办?
每周转载:关于什邡事件(网文3篇、照片若干、视频若干)
钱云会事件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1/2011-mass-incidents.html

Written by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