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能指望什么? — — 钱云会事件有感

文章目录

★在民主社会,可以指望法制
★在独裁社会,可以指望最高统治阶层
★在天朝与前两者的区别
★在天朝,咱可以指望啥?

其实,前几年俺就在琢磨这个问题。前天聊了“钱云会事件”之后,俺觉得广大的屁民们,也该琢磨一下这个问题了 — — 我们(屁民们)的希望在哪里?我们(屁民们)还有什么值得依靠?
下面,俺把自个儿的看法同大伙儿分享一下。

★在民主社会,可以指望法制

在成熟的民主社会中,自然会形成一套健全的体制,来实现权力的制衡(比如三权分立)。当权力被分散之后,严密的舆论监督、公平的立法、公正的司法审判才具有可行性(可操作性)。在这样的体制下,即使发生一些阴暗龌龊的事情(贪污、腐败、侵权之类的事情,古今中外都免不了的),也容易被媒体曝光;一旦曝光,当事人不管权力多大、职位多高,通常都难逃法律制裁。
所以,在民主社会,老百姓可以指望法制来保障他们的权益。有了冤屈,直接就法庭上见。

★在独裁社会,可以指望最高统治阶层

独裁社会分好几种:有古代的封建社会、有挂着共产主义招牌的独裁社会(比如天朝的老毛、北朝鲜的金胖子、等等)、有依靠宗教力量维持统治的独裁社会(比如以前阿富汗的塔利班)。这些独裁社会,虽然招牌各不相同,但有其本质的共同点,那就是:最高的统治阶层,都是【终身制】甚至【世袭制】。因此,最高统治层,会想尽办法维持政权的稳固。在这种独裁社会,如果基层发生重大的社会性事件,最高统治者是不会放任不管的。即使无法解决事件的根源,至少也会做做样子,以平民愤(比如北朝鲜的金胖子搞货币改革失败,就把财政部长拿去当替罪羊,毙了)。
所以,在独裁社会,老百姓有了冤屈,还可以指望高层的统治者。虽然高层统治者往往听不到底层的声音,但是屁民的心中,总是存有一丝侥幸的希望。

★在天朝与前两者的区别

当今天朝,显然不是民主社会。这是很明显滴,俺就不浪费口水来论证了。那么,当今的天朝,算不算独裁社会捏?俺认为,天朝跟刚才列举的那些独裁社会,又有所不同。请听俺细细道来:

◇任期不同

前面已经说了,很多独裁社会的统治高层(甚至包括中层)都是终身制设置世袭制。而天朝已经废除了终身制。各层的官员(包括最高层的政治局常委),都不能赖在职位上,一直干到死。在这种情况下,党国的官员们最关心的事情,就是在自己任职期间,尽可能多捞些好处,多留些退路。
自己任内,如果出现任何棘手问题,能在【表面】上敷衍就尽量敷衍(网民有云:搞定就是稳定,摆平就是水平,没事就是本事)。反正只要熬过几年,自己卸任(退休或升官)之后,这些问题就成为下一任官员的问题,和自己没啥关系了。有一句名言(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很能反映这种心态。
在这种环境中,很少有哪个官员会傻B到真心去解决问题的根源。因为解决问题的根源,必然触及到很多既得利益集团。一方面阻力大、难度大;另一方面要得罪很多人,搞不好连自己的乌纱帽都给搞丢了。

◇退路不同

在古代中国,那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假如一个政权崩溃了,新政权要对旧政权的高官进行清算,那这些前朝的高官除了隐姓埋名混入老百姓当中,几乎没有太多其它的退路。
但是当今天朝就完全不同了。现在的天朝官员,好多都是”裸官”(除了自个儿,全家老小、存款、房产、细软、都在海外)。对这些裸官而言,他们根本不在于政权是否长久、是否稳固。即便政权崩溃,他们只要买张机票飞往海外,就可以手握亿万家产,和一家老小安度晚年。

★在天朝,咱可以指望啥?

前面说了这么多,都是铺垫,现在开始说重点。
经过刚才的一大堆论述,大伙儿应该会明白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在天朝,很少很少有中高层的官员会为屁民们着想的;而基层的官员(像钱云会同学那样的,又帮不了你什么忙)。所以,天朝的官员是指望不上的。
由于党国的官员不会维护屁民的权益,所以,
◇如果屁民寄希望于上访的路子来解决问题,那是相当愚昧滴;
◇如果屁民寄希望于利用法律手段来解决问题,那是没戏滴;(法官根本和屁民不是一伙的)
◇如果屁民寄希望于利用舆论来解决天朝的根本问题,从最近几年网络围观的效果看,并不理想;(但舆论还是很有积极作用滴,可以让更多的屁民清醒)
◇如果屁民寄希望于天朝再出一位戈尔巴乔夫,以拯救万民于水火,这个希望也太小啦;(天朝已经吸取了苏联老大哥的惨痛教训,不会让狡猾狡猾滴戈尔巴乔夫爬到朝廷的高层)
◇如果屁民寄希望于肉身翻墙(移民),貌似也不现实。天朝之下,有经济实力搞肉身翻墙的合法良民,寥寥无几
……

前面这么多路都走不通,那留给我等屁民的,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看到这里,想必很多网友已经猜出来,俺要说的是啥,那俺就不说破了。细观网上言论,貌似寄望于此的网友,正日渐增多。
如果你还没猜出来,俺要说的是啥,请看本博客的系列《谈革命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谈革命(系列)
聊聊天朝的政治体制
看看全国人大代表都是些什么货色 — — 兼谈”议会道路的改良”行不通
回顾2011年重大群体事件(多图)
让拆尼斯的茉莉花绽放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01/what-we-can-depend-on.html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