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转载:关于新疆“民族、宗教、恐怖主义”问题的报道和分析(网文8篇)

文章目录

★西方专家:新疆激进分子改变战术 @ BBC
★新疆暴恐警示中国恐怖活动塔利班化 @ 金融时报
★新疆 — — 保守思潮的危险信号 @ 网易新闻
★黄章晋:十字路口的新疆
★伊力哈木:当前新疆民族问题的现状及建议
★王力雄:为什么新疆会有分裂势力 @ 纽约时报
★赵楚:中国没有准备好面对恐怖主义
★新疆学者眼中的地下经文学校 @ RFI/法广

上星期,新疆乌鲁木齐闹市区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最近一年来,很明显可以看出新疆的问题正在迅速恶化。今天转载几篇相关的评论文章供大伙儿参考。(转载这些文章【不代表】俺本人完全赞同其中的观点)
另外,2个月前俺发过一篇《你意想不到的恐怖主义帮手 — — 昆明暴力袭击事件随想》,大伙儿也可以参考。

西方专家:新疆激进分子改变战术 @ BBC

这篇是英国广播公司针对前几天的恐怖袭击所作的报道。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西方的新疆问题专家说,乌鲁木齐早市爆炸案表明,激进分子已经改变战术,企图用大规模袭击招致当局过度反应,从而促使更多的维吾尔族穆斯林走上极端化的道路。
……
新疆以前发生的低烈度暴力事件,主要是采用低技术手段,伺机对警察和官员等政府工作人员进行的袭击。而最近针对公共场所的暴力袭击显然是不加区别地针对平民,以期获得最大反响。
这样做的目的不止是加剧中国政府和维吾尔激进分子之间的冲突,而且还要使当地维族和汉族人口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
最近的袭击可能表明,激进分子采用了一个新的战略:
用袭击驱使当局进行更严酷的镇压,而镇压会使更多的维吾尔人极端化,更愿意加入激进组织。
如果这些人(恐怖分子)在做长期打算,他们的计划可能是:“我们现在进行暴力袭击,然后政府镇压,激怒维吾尔人,更多的维吾尔人就会加入我们。”
……
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更多的维吾尔人走上极端化道路呢?
迈克尔·克拉克认为,新疆发展过程中的族群不平等和政府的高压政策使维吾人普遍不满。关键问题是,他们缺乏表达不满的“有效或合法的渠道”。
克拉克指出,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遭遇很说明问题。伊力哈木的观点很温和,他呼吁北京给新疆更大的自治权,但从未要求独立。但他还是以“涉嫌分裂国家”的罪名被当局逮捕。
克拉克说:“这样一个地位比较高,又从未逾越国家设定的合法讨论范围的温和批评人士,竟能如此迅速地被当局消音。我们可以想见,在新疆的普通维族人的声音被边缘化的程度。”

新疆暴恐警示中国恐怖活动塔利班化 @ 金融时报

这篇是《金融时报》针对前几天的恐怖袭击所作的报道。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而对北京来说,此次爆炸事件清楚地显示,肇始于新疆的恐怖活动,已有塔利班化趋势。
所谓恐怖活动的塔利班化,有三个特征,一是恐怖活动从特定区域向全国扩散,二是针对平民的恐怖暴行越来越多,三是政府对打击恐怖活动已感力不从心乃至无能为力。
……
王乐泉时期,北京采取高压政策试图压服新疆分裂势力,然而没有奏效。张春贤治疆后,转而采取怀柔策略,原本指望事情会有好转,但几年下来,新疆的暴恐活动越来越多,并更趋激烈,去年起又开始外溢,作案手法也越来越”专业”。当局怀柔不成,现在改行”刚性治理”,尤其随着国安委的成立,各地紧锣密鼓进行反恐演习,火速清理暴恐隐患,习近平甚至亲赴南疆喀什,考察反恐前沿,结果换来了上述两起暴恐事件。可以说,北京治疆已走入死胡同。

暴恐分子之所以软硬不吃,从其自身来说,是他们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不过,从社会角度考察,无疑与北京的社会政策、民族政策、宗教政策等失误直接相关,也与国际环境的变化有关。换言之,少数民族的贫困化、社会发展权利的不平等,政治的歧视,极端宗教思想的洗脑,以及境外疆独分子和反华势力的资助与勾连,都会滋生更多的暴恐分子并助长暴恐活动。
……
对北京而言,对于目前的暴恐活动的处理必须十分谨慎,在严厉打击恐怖活动的同时,调整自己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社会政策,将民族地区的政治改革提上议事日程,否则,北京在新疆事务上本已所剩无几的道义优势将荡然无存。
而此时最糟糕的举措,则是以为自己的力量强大而一味逞强。北京若因恐袭和暴力事件增多,而强化政治和社会控制,加重民族隔阂与对立,将会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

新疆 — — 保守思潮的危险信号 @ 网易新闻

这篇是原载于《凤凰周刊》的长文,发表于2013年12月。
内容比较长,为了方便大伙儿阅读,列出这篇的小标题:

◇世俗化的逊尼派
◇保守教派的兴起
◇经文学校的影响力
◇全球穆斯林“往回走”
◇极端主义风向
◇民心争夺战

黄章晋:十字路口的新疆

黄章晋是出生于新疆的资深媒体人,曾任网易新闻中心副总监 ,现任《凤凰周刊》副主编等职务。
这篇写于2–3年前。内容比较长,包括如下几个小节:

◇蔓延全疆的宗教保守主义
◇伊斯兰复兴主义溯源
◇新疆宗教保守主义的内因
◇十字路口的选择

上述页面还包含黄章晋的另一篇文章《新疆维吾尔社会正陷入深重危机》。后面这篇曾刊登于2012年的《阳光时务》。

伊力哈木:当前新疆民族问题的现状及建议

伊力哈木是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很温和的维族学者(公开反对疆独)。因为批评朝廷的新疆政策,前几个月被逮捕。
这篇是他在2011年应朝廷高层要求所写的《当前新疆民族问题的现状及建议》。内容很长很长,谈及新疆社会问题和民族问题的方方面面。
为了方便大伙儿阅读,列出这篇的小标题:

◇1 少数民族的就业问题
◇2 “双语教育”问题
◇3 宗教问题
◇4 民族隔膜与隔离问题
◇5 少数民族干部和知识分子的信任问题
◇6 建设兵团问题
◇7 政府执政能力和公信力问题
◇8 大汉族主义问题
◇9 民族区域自治与反国家分裂

王力雄:为什么新疆会有分裂势力 @ 纽约时报

王力雄是知名作家,也是知名的少数民族问题研究学者。俺的网盘上分享过他写的《你的西域,我的东土》和《天葬 — — 西藏的命运》。
这篇是纽约时报记者对王力雄的访谈。
纽约时报记者提了如下几个问题,王力雄逐一回答。

◇新疆是否存在分裂势力,为何会存在?
◇新疆问题在历史上有过一个什么样的变化过程?
◇有什么可解决的方案?

赵楚:中国没有准备好面对恐怖主义

经网友提醒,发现上述新浪博客的链接已经被河蟹。附上墙外的转载链接(在“这里”)

(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本次袭击发生后,就在家家泣血,举国浩哭之际,国家最高公共新闻平台CCTV几乎马力全开追踪乌克兰局势,专题节目,专家评论,现场记者,等等,彷佛这家电视台不是中国的央视,而是乌克兰央视
……
一个面临如此严重恐怖主义威胁的社会,对攸关切身安全的重大威胁严重禁绝公共讨论和新闻追索,这本身就是一种十分恐怖的现象。
……
恐怖主义威胁是一种针对社会全体的非传统国家安全威胁。更直白来说,恐怖主义袭击就是战争,当一个社会面临严重的恐怖主义威胁,这是对总体安全的威胁,不仅威胁到受残害者部分人群的局部威胁,而是一个针对社会、生活方式和总体国家状况的总威胁。在这样的威胁面前,官方控制的媒体靠宣扬自我赞美的警方威武形象,靠自欺欺人的空洞决心显示,更进一步,靠压制和取消公众与社会的共同关注、讨论和意见交换,是不可能真正应对这种威胁的。
……
20年来,大家熟知的一个事实是,各级政府在警力和维稳方面的投资实属天文数字,据称最高时年平均数值超过国防军事开支。而维护稳定则一直是指导和决定各种社会政策的核心观念。从全国和各地的历来报道看好,各种特种警力与装备耀人眼目,如此巨额和持续的资源投入应该能保证人民与社会的起码安全,问题是,昆明的袭击证明了这些投资的无效。如此大规模袭击威胁,反恐部门没有根据事先的情报搜集和分析予以消除。

新疆学者眼中的地下经文学校 @ RFI/法广

这篇主要介绍新疆地下(非官方)讲经学校促进了极端的瓦哈比教派(Wahhabism)在新疆传播。而该教派的盛行又促进了疆独和恐怖主义。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你意想不到的恐怖主义帮手 — — 昆明暴力袭击事件随想
每周转载:关于西藏日益频繁的自焚事件(5篇)
关于本·拉登的几个误区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05/weekly-share-67.html

Written by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