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转载:聂树斌冤案、死刑犯器官移植(相关报道及网友评论)

文章目录

★插播一个通知
★聂树斌冤案
★关于死刑犯的器官移植
★对聂案的质疑
★关于天朝的司法制度
★关于“冤假错案”及“幕后黑手”
★伸张正义的人们
★真理部忽悠“迟到的正义”
★所谓“感谢国家”
★古今对比
★网友的其它评论

★插播一个通知

前2周优化了博客的【离线浏览】(也就是通过 BT Sync 进行 P2P 同步的那玩意儿)。
原先俺采用的方式是:先到博客的管理界面,用“导出/备份”功能,把整个博客导出成 atom 格式的 xml,然后再生成离线浏览的静态页面。由于博客的评论越来越多,使得导出的 xml 文件超大(Blogger 没有提供“只导出博文”的功能,而且导出的 xml 无压缩)。每搞一次都要等很久,而且存在【流量分析的风险】。所以原先俺通常2、3个月才更新一次“博客离线浏览”。
优化后的方式是:直接通过 Blogger 的 API 抓取博文,效率提高很多。如今可以做到:每次有博文发布,俺都立即更新离线浏览。

好几周没有发《每周转载》了。今天这篇是关于“聂树斌冤案”以及“死刑犯器官移植”。
聂树斌案在前2周吸引了很多眼球,不过这几天已经开始被淡忘了(大部分人总是健忘的)。而且之前的墙内媒体报道,很少涉及“死刑犯器官移植”这个雷区。
俺希望通过今天这篇汇总,引发大伙儿对相关问题的关注。

聂树斌生前照片翻拍

★聂树斌冤案

维基百科

(编程随想注:以下是《南方周末》连续十多年对此案的跟进报道,不容易啊)
“聂树斌冤杀案”悬而未决 防“勾兑”公众吁异地调查》2005–03–24
“真凶”上诉求增其罪 聂树斌案绝处逢生》2007–11–01
聂树斌案:最高法再审审查正在进行》2007–11–08
“聂树斌案”翻案渺茫》2009–11–12
聂树斌案,拖痛两个不幸家庭》2012–02–09
王书金案再开庭 — — 下一站,最高法?》2013–07–11
雪藏八年露出冰山一角 聂案卷宗里藏了多少秘密》2013–07–11
南周十二年追踪 — — 聂树斌终无罪》2016–12–02

★关于死刑犯的器官移植

欧阳乾:聂树斌的肾 @ 微信公号
(此文已经被微信管理员和谐了,墙外镜像链接在“这里”。以下是此文摘录)

假如特朗普需要一只肾 @ 博谈网
(编程随想注:此文是拿美国来影射天朝。不妨想象一下:把标题换成《假如习近平需要一只肾》)

洪晃:受虐者的狂欢 @ 南都周刊
(以下是此文摘录)

陈光武律师:
我曾办的一案件,被告人是年轻女性,我要通知家人准备收尸,法院说会通知的。
结果死刑执行一个多月,家人找我问什么时执行,准备收尸。
我到法院问了,法院说联系不到家人,尸体交卫校做实验解剖用了。
那个时代,法院都那么说。甚至被告人自己主动捐肾换点钱来救济家人都不许。因为已经名花有主了……

Red Fire Age:
天天犯罪,已经习以为常麻木不仁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对聂案的质疑

“聂树斌死亡时间”与“章含之换肾时间”考 @ 人过五十网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博讯新闻网:
#聂树斌 被枪决的时间,应在1996年1月13日后的几天,因为照片显示,执行死刑时地上的雪刚开始有点融化;
#章含之 首次换肾时间:1996年1月1日-1996年2月18日之间;
聂树斌真实死亡时间:1996年1月13日后的几天。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6/12/201612101314.shtml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高瑜:
在法律已认定的错杀冤杀案件中,聂树斌案仍旧飞溅着血光.
最高院“(2016)最高法刑再3号”的判决,依然认定聂“1995年4月27日被执行死刑。”
2014年最高院指令山东高院对聂案进行复查,执行死刑日期是此案四大疑点之一。
辩护律师李树亭质疑该次指挥执行死刑的审判员为空白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av69:
【不关注这样的个案,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器官移植的配件】
高院出聂于1995年4月25日枪毙但照片上聂和执行死刑的刽子手都穿大棉衣在雪地里(那天气温25度)。
后发现聂的申诉书落款日期是5月13日,河北1996年1月18日才下雪,而章含之是1996年1月18日做的肾移植手术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水流沙坝1
中新网:“原办案的法院代表称执行日期确为4月27日,执行现场为沙地,工作人员穿的是春秋装而非冬装。”
可是,聂树斌被执行死刑日1995年4月27日石家庄25℃天气,行刑照为何跪在雪地被枪决?
指雪为沙,还是指沙为雪?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李子园里:
聂后面的那棵小树一个树叶也没有,明明是冬天或早春,绝不是温暖的四月天。

★关于天朝的司法制度

聂树斌案背后的中国司法困境 @ 纽约时报

斯伟江:沉疴依然在 几度夕阳红 @ 微信公号
(以下是此文摘录,文中的超链接是俺加注的)

熊培云:哪是什么迟到的正义,停止羞辱而已 @ 墙外楼

许氏冤案生产线 @ 明镜网

丁咚:从聂树斌到雷洋,中国怎么了? @ 中国选举与治理

领导不倒台,你翻得了案吗?哪有迟来的正义,这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 西祠胡同
(以下是此文摘录,粗体是俺标注的)

★关于“冤假错案”及“幕后黑手”

聂案律师陈光武:
今天我一再和媒体说,聂案的昭雪,既不是正能量的胜利,也不是迟到的正义,更不是法制的进步。完全是全社会无数百姓、专家学者、律师们不懈努力的结果。
这在中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随着网络管制愈加严苛,律师发言将受处罚,无数类似冤案只能冤沉海底。

茅于轼:
被害人又活着回来了;杀人凶手被处死后真凶又露面了。这种非常稀罕的事情已经发生多起。
如果说这类事件的概率为1%,那么冤杀的人至少是几百人。
我国迫切需要对死刑的使用深刻反思:
首先对非暴力案件的死刑要非常慎重;
其次对社会上有巨大争议的案件要避免死刑;
最终要废除死刑。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李庄:
不改变以审讯笔录(刑讯口供)定案的恶习,之前的冤假错案难以平反,此后也将很难以杜绝。
重庆“黑打”期间,警察熊峰对我说过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你不签字没关系,我们没有做不成的笔录,最后注明你拒绝签字!

秀才江湖:
陈满、钱仁凤、呼吉格勒图、聂树斌、念斌 — — —
所有昭雪的冤案,制造冤案的公检法人员全都逍遥法外、依然升官发财,这就是冤案层出不穷的根本原因:制造冤案没有违法的成本,不会付出作恶的代价,成功了可以升官发财,东窗事发依然逍遥法外、毫发未伤,有百利而无一害,这帮王八蛋有何惧哉!

av69:
聂树斌:人不是我杀的。
河北法院:人是你杀的,判处死刑。
王书金:人是我杀的。
河北法院:人不是你杀的。
王书金:我要上诉,人是我杀的。
河北法院:人不是你杀的,真凶是聂树斌,驳回上诉。
— — 有一种法律,叫“中国法律”!!!

gzcaves:
这是一张足以载入历史的照片:
左,呼格吉勒图的母亲尚爱云;
右,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
前边二位是冤案的母亲,背景是这个民族多灾多难的原因……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高瑜:
最高院对聂树斌案迟到21年的重申结论继续发酵。
2014年聂树斌的辩护律师杨金柱因为河北高院院长卫彦明两会“创造了中国高院院长的法盲言论之最”,要求卫辞职的信件,迟到两年公开发表。
另外《许氏冤案生产线》的网文在网上引发轰动,直把聂树斌被冤杀的责任指向退休安全部部长许永跃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老肖©:
【党媒喊追责聂树斌案 前国安部长要失眠了】
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日前最终改判聂树斌无罪,随后党媒发文呼吁追责聂树斌案背后的黑手。
早前媒体报导,首个应该被追责的就是时任河北省委副书记、后任中共国家安全部部长的许永跃。

王思想:
【中国政法大学洪道德教授三大发明】
1,兰考收养上百弃婴的袁厉害应该被判刑3–7年;
2,厦大博导吴春明诱奸女生,不算犯罪。
3,聂树斌案证据充分,不是冤案。

拈花时评:
敦促@河北高院 院长卫彦明道歉辞职!身为河北高院院长的卫彦明,当年曾在全国人代会上公开说,如果确认不是王书金作案,聂树斌案就没有复查的必要。
现在聂树斌案已经被@最高人民法院 改判无罪,卫彦明难道不应该为当初的错误言论公开道歉并立即辞职吗?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tinyfool:
因为高层异动,聂的事情才有了个着落,其实,没啥可喜的。
这就是标准人治,问题是坏人常有,贪官不绝,每次都要等死一个贪官,等一个贪官落马,才能纠正,这不是喜讯,这是最悲哀的事情吧。

王思想:
聂树斌,你在九泉之下,一定要记住这6个可耻的名字:康平平、梁建琴、张贵军、赵桂云、王振平、姜枫。
有冤报冤,索命赔偿。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許梅邨:
中国冤案有个本质规律:“都是领导重视”。
对破案或审批有要求的案件,只要是政治运动焦点、只要是领导对案件有批示或指示,办案人员就敢铤而走险,假案办成“铁案”。
今年六月,中办竟然发文,如果组织认定不是故意的错案,不追究。这是一种可怕的“鼓励”。

北风(温云超, Yunchao Wen):
陈年老酒:聂树斌案在整个司法机关造成的冤案中只是冰山一角,司法的腐败、渎职、按长官意志而草菅人命是中国司法的基本形态。
一个聂案的平反远远不足以证明法治的公正和进步,如果此案有那么一点意义,意义只在于对中国司法的黑暗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案例。

zxgthy:
司法在犯罪,罪犯在司法!这就是中国

★伸张正义的人们

赵良美:聂树斌案和推动它的人们 @ 微信公号

公安副局长披露聂树斌案另有真凶,丢官 @ 新浪


高瑜:
【营救聂树斌的警察郑月成陷于贫病交困】
2009年郑成月最早披露“一案两凶”被要求提前离岗,后因经济纠纷被磁县法院伪造签字,冻结了郑夫妇的工资以及家庭财产。
老岳父躺在家里,他自己身患严重的糖尿病和肾病,却无法入院看病;妻子多次喝药自杀;儿子研究生毕业公务员考试笔试第一却不被录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高瑜:
微信群已经联系上郑成月。
另外律师文摘孙国栋转告:宁波贸易全球通用有限公司老总陈建旭愿意资助郑月成先生医疗费用。

av69:
在聂树斌被沉冤昭雪之际,作为聂案的律师李金星却被济南司法局以影响法庭秩序为名,被停止执业一年。
能翻案说明我们往前走了,但距离法治还很远。
— — 孙富贵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杨学林律师:
今天,有两份法律文书要载入史册。
一是最高法院宣告聂树斌无罪的判决书,还有就是这份济南司法局的告知书。
李金星(伍雷),这位为聂树斌平反付出艰苦工作的中国律师,被给予停止执业一年的处罚。奇葩啊,奇葩!举世之奇葩!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真理部忽悠“迟到的正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编程随想注:很多网友对“迟到的正义”这种说法进行讽刺)

中国数字时代:
《耶鲁大学名言手册》编辑 Fred Shapiro 曾在2010年对著名法谚“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的来源进行了详细考证(链接)。这句法谚的原型最早可追溯到1661年,英国法律学者 John Godolphin 曾在一本法律著作的自序中写道:“To deny or delay Justice is Injustice.”(否认或推迟正义就是不正义)

老肖©:
河南赵作海案平反,你们说是迟到的正义;
浙江叔侄案平反,你们说是迟到的正义;
湖北佘祥林杀妻案平反,你们还说是迟到的正义;
安徽于英生案、内蒙古王本余案、福建念斌案、广东徐辉强奸杀人案、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
你们都说是迟到的正义,真好奇你国的正义怎么老迟到?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变态辣椒: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秀才江湖:
一有冤案昭雪,官方媒体就得瑟,就说“正义也许会迟到,但决不会缺席。”在人治社会,有个狗屁正义!太原恶警打死周秀云还踩着她的头发,才判五年,正义在哪里?薄谷开来又杀人又贪污,居然免死,正义在哪里?贾敬龙婚房被强拆,愤而杀死村官,虽然无数人呼吁“刀下留下”,而是被枪决,正义在哪里?

YY是没心的饼干:
最烦报道说”迟来的正义”,exo me??迟到的还叫正义?你国正义真廉价哦嘻嘻嘻。
一句无罪就没噜,不要脸谁不会呀。当年草率结案的不该一个个抓起来追究责任么,到时候说正义也不迟吧。
我想说错了就是错了,在那儿大义凛然真的让我觉得比吃了一只死苍蝇还恶心。妈卖批。[微笑]

阿极就这样唧唧歪歪滴:
有脸说正义?整天一句正义迟到,尼玛迟到的叫什么正义?一条人命没了,几次三番阻挠翻案都得逞了,现在腆着脸讲正义?
只想说一句,不要搞得将来这个国度,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很多问题,深层原因该解决了,爱国才这么说的。

风过无痕-科:
05年真凶王书金就已承认当年的聂树斌案是他犯下的,为何等了11年才等来改判无罪?
这十年间究竟是什么人和事阻饶案件的进展?该不该给公众一个说法?给蒙冤的聂树斌一个交代,给聂家人一个解释和道歉!

斯布_Huan:
不是迟到21年,而是冤假错案21年,请注意重点好吗

SamFire2016:
聂案“正义”没有来,你们已经奸污过“法律”了,请不要侮辱“正义”了好吧,以后报道请不要用正义这词了,谢了

青岛的老头:
首先无论再严谨的工作都有失误。。。
然:根本没有证据就把人搞死绝不是所谓的有罪推定。

闯_Eros:
别在冤案里提正义 听了恶心 正义不过就是某些人的一句话而已
生命下说什么鸡汤正义 性命攸关还组织语言来文绉绉 装什么大尾巴狼 一群拿着最高法胡作非为死爹妈的东西[吐][吐][吐][微笑]

灵魂-堕落红尘:
一颗脑袋落地,能不能接起来还用历史来证明?你是脑残吗

皮蛋炒鸡丁:
一条人命无辜丧生,就翻个案就正义了?我国正义还真是廉价呢

小小娃小小斌:
人死不能复生,家人这些年来的痛苦也是你们想象不到的。你以为像你动动纸笔键盘敲几个字这么容易吗?
为什么这么多人喷你,因为始作俑者没有被处罚!!!迟来的正义非正义!!!处罚连迟来都没有好吗?还以为老百姓像以前那么好骗吗?呵呵…

Yi_袭人:
[二哈] 当年办案的人退休了怎么办???

壹千lemon:
正义就是坟头烧纸啊

广陵素生:
所以现在还得歌功颂德喽!

小星老师:
迟到这么久,瞬间觉得咱们国家的法律只有对有权有势的人管用;对老百姓来说,法律面前,没有公平可言.

连投四个坏球:
学校早上八点上课,结果我每天晚上五点半才到学校,跟老师说我虽然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哈哈]
老师当众表扬了我,称之为迟来的勤奋,努力宣扬我的事迹,同学们也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感到这个学校正在向着公平正义平等法治的方向越变越好[哈哈]

花村内火気厳禁:
小编 友情提示 你忘记关掉评论了[微笑]

★所谓“感谢国家”

王思想:
转:关于聂树斌案沉冤昭雪,所有的赞美和祝贺都是可耻的。
对于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来说,正义是永远没有到来的。

王爱忠:
今天的最高院和前些天诛杀贾敬龙的最高院并没有什么不一样,还是这个专政国家机器的一部分,其司法本质是侵犯人的自由,践踏人的权利。
只要这一点没有改变,任何对这样的一个暴政工具的赞美都是不合适的。

一尘半梦:
是不是又要感谢政府了?!

★古今对比

王思想:
【聂树斌前传】
明朝嘉靖年间。山西一珠宝商被人全家灭门。一仆人屈打成招并被问斩。
随后案情突变,经查真凶实为一流窜盗贼,并起获大量赃物。
刑部特意挂牌督办此案。
真凶被凌迟。制造冤案者,包括县令在内6人问斩,4人绞刑,7人判流刑发配1000里。

水流沙坝1:
【乱世】
1873年,杨乃武案案发,严刑逼供下屈打成招的杨乃武被判死刑。
1874年,杨乃武胞姐杨淑英不服判决,进京向督察院上诉,杨乃武死刑得以暂缓。
1876年,刑部重审杨乃武案,杨乃武冤情得雪,无罪释放。
1914年,杨乃武病逝,享年73岁。
杨乃武冤案全程历时4年,“两湖”上下三十余名官员遭革职查办、永不录用。
【盛世】
1994年,聂树斌案案发,逼供下聂树斌被判死刑。
1995年3月,聂家不服判决,向河北高级“人民”法院上诉。
1995年4月25日,河北高级“人民”法院维持死刑判决。
1995年4月27日,21岁的聂树斌被执行枪决。……
2016年12月,聂树斌案翻案,已冤死21年的聂树斌被判无罪。
聂树斌案全程历时22年,无一官员为此案负责。
— — — — — — — — — — — — — — — — -
纵向一比,比出一百多年这个国家究竟是进步还是倒退来。

★网友的其它评论

旁观的鱼:
【央视你怎么总和罪犯站在一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海阔天空:
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中曾说过:
“可惜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

Wendy:
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皇帝敢把自己的思想强行灌输给全国人民,只是借儒释道加强思想统治。
翻遍史书,也找不到“嬴政思想、刘邦思想、杨广思想、李世民思想、赵匡胤思想、成吉思汗思想、朱元璋思想、爱新觉罗思想”等词汇。
而49年后我们看到了:毛思想、邓理论、江代表、胡发展,习做梦 …

王思想:
老师:中国共产党为什么总能保持先进性?
小明:全班只有我一个学生的话,你别问我为什么总考第一名。
小明又不出意料的滚了出去

Jian Alan Huang:
“六如精神”是指:
习主席遇人民如临大敌;
习主席幸主播如狼似虎;
习主席抓经济如履薄冰;
习主席上外网如坐针毡;
习主席看时局如丧考妣;
习主席赴煤山如梦初醒。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分析“制度性腐败” — — 为啥天朝的贪官屡禁不止?
每周转载:关于“浦志强庭审”的各方报道和网友评论
每周转载:辽宁交警执法,司机死在派出所,地方衙门称其“身体发生异样”
每周转载:大量网友围观庆安命案,并质疑 CCAV 视频(多图)
每周转载:关于区伯“被嫖娼”事件的相关报道和网友评论
每周转载:汇总未成年人被性侵被嫖宿的案件(38起,附图)
每周转载:关于“马三家”和劳教制度(网文若干、图片若干)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6/12/weekly-share-105.html

Written by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