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欺骗”更狡猾的洗脑 — — 基于【真实数据】进行忽悠

文章目录

★选择性披露
★只谈表面现象,不谈深层原因
★基于不同的统计术语
★不恰当的对比 — — 基于不同的前提
★用“纵向对比”替代“横向对比”
★不恰当的对比 — — 基于不同的历史时期
★通过“追加定语”来提升排名

考虑到前2天那篇“博客通告”,有些读者可能没看到,再次唠叨一下:
本博客的【免翻墙镜像】已经开通。大伙儿可以把【免翻墙镜像】分享到墙内,或许能帮助更多网友摆脱洗脑。

大约一年前,俺发了一篇《比“欺骗”更有效的洗脑手法 — — 基于“双重思想”的思维控制》。今天这篇继续来聊聊 — — 比“欺骗”更高级的忽悠 — — 用【真实的】数据来对你进行误导。

★选择性披露

◇说明

◇举例 — — 新闻联播

◇举例 — — 孔庆东替文革的辩护

根据《历史的审判》中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材料,文革中‘被迫害致死’者3万4千多人。假设这一数字是可靠的,那么平均每年是3千多人。对比一下美国,仅仅因为枪支泛滥,每年致死人数超过3万,等于10个文革。再按照两国人口比例换算,则等于40个文革。

大伙儿先独立思考一下,这段话的谬误在哪里?

这段话有好几个坑。比如开头部分引用的数据(3万4千多人),很可能就是伪造的(人为缩水的)。连孔三妈自己也底气不足,所以他特地注明了“假设这一数字是可靠的”。因为本文不讨论“造假”,所以这个数字是否伪造,今天暂且不谈。
本章节先谈谈这段话的后半段 — — 美国死于枪支的人数。在这里,孔三妈使用的,就是【选择性披露】的忽悠手法。他只提到美国每年死于枪支的人数超过3万。但是捏,后来有网民指出:这3万人里面,超过2万是死于【自杀】。
为啥孔三妈闭口不谈自杀人数捏?显然是为了忽悠 — — 让你误以为这3万人都死于他杀。这类忽悠的高明之处在于 — — 他用的确实是真实数据。
(孔三妈这段话里面,还有另外的谬误,本文其它章节会提到)

★只谈表面现象,不谈深层原因

◇说明

◇举例 — — 以”城镇化“来论证房地产市场的“刚需”

许多人用城镇人口的增加和需要更新改善的房屋数量来估算住房的“刚需”大数。我们认为,用新增城镇人口来估算城镇化带来的新增住房需求会高估“刚需”。这是因为在新增城镇人口之中,只有一小部分来自城镇户籍人口的自然增长,而百分之四十以上来自于城镇行政区域扩大或变更带来的农村人口划转。这种“行政”性的城镇化意味着新增人口原来就有住宅,而并不是全部都会拆除重建。另外 40% 多来自于常住非户籍人口的增加,但是这部分人由于购买力低下,绝大部分都无法参与到城镇住房市场(我们假设其中 10% 的人能买房),而且因为户籍问题也不能享受社会保障房。

★基于不同的统计术语

◇“平均数”的误导性

◇平均数 VS 中位数 VS 众数

世界上有三种谎言 — — 谎言、可耻的谎言、中国官方统计数字

◇举例

(以下例子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是巧合)
假设有一家工厂,里面有5个股东,25个经理,70个工头,200个高级技工,250个普通技工,300个实习生。
股东年收入1000万
经理年收入50万
工头年收入10万
高级技工年收入8万
普通技工年收入4万
实习生年收入2万

对上述人群的收入,平均数是11.94万,中位数是4万,众数是2万。结果相差好几倍啊。
假设某个地方衙门需要上报该工厂的收入情况,那么上报“平均数”就显得非常和谐。而上报“众数”就很不和谐。

◇引申阅读

★不恰当的对比 — — 基于不同的前提

◇说明

◇举例 — — 孔庆东替文革的辩护

◇举例 — — 李世默替中共政权的辩护

我一直认为用清廉指数来为一个不透明的政治体系辩护是很讽刺的。
……
下面要讲的是一个基本的观点:在民主国家中的腐败要远远多于我们知道的在那些集权国家中的腐败,因为民主国家按照定义就更透明,并且有更透明的数据。我更相信在民主国家中比较腐败程度,而不是机械的套用在中国与其他民主国家的比较中,这就像李世默所不断重复做的,但从根本上说是有缺陷的。
他的方法混淆了两种效果:一个国家透明程度如何以及一个国家腐败程度如何。我不是说民主国家就一定比中国干净,我说的是李用的数据不能作为得出上述任何一个方向的结论的基本依据。在这个问题上想要得出结论的正确方法是:在给定同样的透明度下(以及同样水平的许多其他指标,比如收入)中国有/没有比民主国家腐败。
一个简单的例子就会阐明这种观点。在2010年,两个印度企业家成立了一个网站叫“我行贿”。这个网站让帖子以匿名的方式张贴印度公民不得不行贿的例子。截止到2012年8月,这个网站记录了20,000起腐败的报告。一些中国企业试着做同样的事情,比如他们创造了“I Made a Bribe”和“522phone.com”。但是这些网站很快就被中国政府强行关闭了。正确的结论并不是像李的逻辑所说的 — — 中国比印度更干净,因为他有着零纪录的腐败案例,而印度政府有着20,000起腐败案件。

李世默这个高级自干五,他故意不提“透明指数”,然后大谈“腐败指数”的对比 — — 这种对比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前提不同了。

★用“纵向对比”替代“横向对比”

◇说明

◇举例 — — 毛腊肉时代的“忆苦思甜”

★不恰当的对比 — — 基于不同的历史时期

◇说明

◇举例 — — 香港占中运动期间,某官员的“美国黑奴论”

★通过“追加定语”来提升排名

◇说明

◇举例 — — 对“嫦娥登月”的报道

◇举例 — — 锤子手机的广告

双十一天猫购物节
锤子手机全国销量第二

当时俺吃了一惊,心想:几天功夫,老罗的锤子手机咋变得这么牛逼啊。然后走近一看,在这2行大字的中间,还夹着一行很小的字体,写着 — — 2000元以上的国产手机
俺估计这个广告牌忽悠了不少人 — — 稍微站远一点,根本看不见那行小字。但你又没法说它造假。这就是狡猾之处啊。
顺便搜了一下,发现好多人都有同感。比如这篇《锤子手机广告再现机智 偷换概念口活无敌 @ 搜狐 IT
补充说明:
某读者发了长篇留言,论证俺这个例子放在本文不合适。为了避免引起误解,俺补充说明一下:本人既不是锤子黑,也不是锤子粉。这个例子只是用来说明某种忽悠的手法。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比“欺骗”更有效的洗脑 — — 基于【双重思想】的思维控制
聊聊洗脑和脑残 — — 分析“脑残的起源”和“脑残的觉醒”
批判性思维扫盲:学会区分“事实”与“观点”
谈谈真理部对朝鲜战争的忽悠
谈谈真理部对抗战历史的篡改
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圣君情结
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分析爱国主义忽悠的常见类型 — — 顺便戳穿几个流传很广的谣言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12/brainwash-using-real-data.html

Written by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