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当奇葩的天朝,【劫贫济富】的国度

文章目录

★两种截然不同的“富人”
★三种“财富分配方式”
★先来说说天朝的【劫贫】?
★再来说说天朝的【济富】?
★为啥天朝会变成这副德行?

今天是伟光正的诞辰,俺特意发一篇抹黑党国的博文,作为党生日的献礼 :)

★两种截然不同的“富人”

今天这篇会谈到“社会财富分配”的话题。为了避免让读者产生【误解】,先强调一下 — — 本文【并不是】煽动“仇富”滴!
富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值得尊敬,另一种需要批判。前一种(值得尊敬的那种)富人是依靠【能力致富】的;后一种富人(需要批判的那种)是依靠【掠夺致富】的。
后一种富人,是今天要聊的重点。

★三种“财富分配方式”

社会的财富分配方式,大致可以归纳成三种。为了通俗起见,俺分别称之为:

1. 放任自由 — — 政府【不】过多地干预社会财富分配
2. 劫富济贫 — — 政府通过税收之类的方式,把一部分富人的财富转移到穷人手中
3. 劫贫济富 — — 政府通过各种【掠夺】的方式,把一部分穷人的财富转移到富人手中

如果把这3种财富分配方式去跟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进行关联,那么:

“放任自由” 相当于 “自由资本主义”
“劫富济贫” 相当于 “福利资本主义”
“劫贫济富” 相当于 “权贵资本主义”

(上述这个说法,从政治学理论的角度,肯定是不够严谨滴。考虑到本文只是一篇【通俗性】博文,喜欢较真的同学就不要跟俺抬杠啦)

在这三种财富分配制度中,有些人(比如信奉“古典自由主义”的人)可能觉得第1种最好,有些人(比如信奉“福利主义”的人)可能觉得第2种最棒。但不论是持有哪一种政治倾向,都会认定:第三种是【最差的】
很不幸,大部分读者(包括俺)所处的天朝,采用的就是这种最差的财富分配方式。

★先来说说天朝的【劫贫】?

考虑到本文不是严肃的学术论文,俺就简单举几个例子,帮助大伙儿反思一下:

◇税收

(好几年前就有读者建议俺聊聊“税收”这个话题,今天正好借此机会抹黑一下)
说到天朝的苛捐杂税,那真是另其它国家望尘莫及啊 — — 这可不是俺空口胡说哦。为了堵住某些五毛(自干五)的嘴,俺特意引用了国内几家门户网站的专题报道(如下):
全球直观税负指标 — — 中国征敛远超欧美 @ 网易新闻
经济学家:中国的税负不是一般的高,而是超高 @ 凤凰网

天朝的税赋这么重,为啥很多人还蒙在鼓里捏?因为税收分为【直接税】和【间接税】。大多数屁民只看到“直接税”(比如你上交的“个人所得税”)就是“直接税”;而“间接税”比较隐蔽,很多人感觉不到。但其实“间接税”才是天朝税收的大头。以2010年为例,间接税占全国税收总额的【69.5%】(此数据来自下面引用的那2篇报道)。你购买的任何商品,大到房子/汽车,小到一瓶矿泉水,其价格中就已经含了相当高比例的间接税。
为了打字省力,俺直接引用几篇关于“间接税”的报道:
若要减税负,先减间接税 — — 税收的真相 @ 南方周末
高培勇:中国七成税收是由消费者承担的间接税 @ 网易财经

◇房地产

说完税收,再来聊聊让很多年轻人头疼不已的房地产。
(对普通民众而言)如今买房真的是越来越难了。前不久甚至出现了【六个钱包买房】的说法。意思是说:如今的年轻人结婚想买房,需要动用男方的“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和女方的“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共六个钱包的钱,才能凑够首付。
和其它国家对比,咱们天朝的房地产市场搞成这种德行,难道还不够奇葩吗?
对普通民众而言,需要透支两代人甚至三代人的积蓄才能买一套房,这难道不是掠夺吗?

顺便说一下:
很多天真的民众总是痛骂房地产开发商。但其实开发商只赚了【小头】,房地产利润的“大头”是被【地方政府】赚走滴!关于这方面的分析,可以看俺5年前的旧博文:《每周转载:帮你分析天朝的房地产市场》。

◇其它方面

考虑到篇幅,俺只举了两个例子。除了“税收”和“房地产”,还有“医疗”和“教育” — — 这两个也是与每个家庭切身相关的,并且很多家庭在这两个方面(“医疗”和“教育”)也消耗了大量的财富。请大伙儿自己思考一下:这些财富进了谁的腰包?

★再来说说天朝的【济富】?

前面俺说了:“富人”分为两种。俺要批判的是【掠夺致富】的那种。
说起“掠夺致富”,某些读者首先想起的是“小偷和强盗”。俺想说的是:“小偷和强盗”都只是小打小闹的货色,在咱们天朝,真正牛逼的“掠夺性致富”,非【权贵家族】莫属。
下面给大伙儿看几个案例:

◇案例1:鲁能集团私有化

十多年前,大名鼎鼎的山东鲁能集团进行私有化。整个集团的资产高达700多亿,却以【37.3亿】贱卖。2007年的《财经》杂志曾经揭露此案,由记者李其谚和王晓冰发表了一篇调查报导《谁的鲁能?》。结果捏,这篇报道很快就被真理部(中宣部)和谐掉了。
在收购鲁能的过程中,幕后的操盘手是曾伟。他是谁捏?他就是当时的政治局常委曾庆红的儿子。而曾庆红是江蛤蟆的头号心腹,曾经当过政治局常委兼吏部尚书(中组部部长),一度权倾朝野。看到这里,你自然就明白 — — 为啥《财经》杂志的那篇报道会被真理部和谐掉。
话说如今的曾伟,早已是外籍人士,不但买了澳洲的豪宅,还娶了央视女主播(蒋梅)。可算得上是生活乐无边。

◇案例2:安邦集团收购成都农商行

在2011年的超级光棍节(11.11.11),当时并不出名的安邦以56亿元入主成都农商行,并成为第一大股东。被业界称为【蛇吞象】。下面俺引用《中国经营报》的文章:《“揭秘安邦帝国的前世今生”》。

“蛇吞象”并购
纵观安邦系13年发展历程,2011年入主成都农商行,无疑是关键一步。
成都农商行由原来的成都市农村信用社于2009年12月更名后成立,2010年1月正式挂牌,成都市5家国有企业合计持有成都农商行 30.99% 的股份。当年12月,成都农商行计划增资扩股:以每股定价1.6元新增41.02亿股,而引入的战略投资者便是安邦财险。
彼时,成都农商行保持着高速增长的势头。截至2010年年底,成都农商行的资产总额已达1603亿元,较两年前增长 41.6%;各项存款余额1315亿元,较两年前增长 74.2%;各项贷款余额826亿元,较两年前增长 64.2%。
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安邦财险,当时的注册资本只有51亿元,总资产256.74亿元,全年营业收入73.83亿元,净利润5.08亿元。但2011年,安邦财险获得成都农商行 35% 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成都市国有资本系统的5家企业在成都农商行的合计持股下降至 21.99%。此后,安邦系多位人士进入农商行管理层。
这笔被外界称为“蛇吞象”的收购,让安邦财险资产规模达到千亿级别。

话说这“成都农商行”,属于成都国资委旗下(也就是俗称的“国有资产”)。为啥安邦可以这么牛逼,能搞定成都国资委?因为安邦集团的董事长吴小晖娶了邓小平的孙女邓卓芮(吴也就成了矮邓的孙女婿)。靠着这层关系,摆平成都国资委的官员当然不在话下。

◇其它的例子:八卦一下党国一把手二把手的亲属

除了上面两个经典案例,再来八卦一下天朝一把手(总书记)二把手(总理)的直系亲属。

习近平(人称:包子)
包子的家族,以“姐夫”著称 — —
一个姐夫叫“吴龙”,是外籍人士(澳洲永久居民),并且是“北京新邮通信”和“深圳大唐移动通信”的实际控制人。关于这个“大唐移动”,在电信行业里面那是如雷贯耳滴 — — 作为 TD-SCDMA 设备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占 30% 市场份额。
另一个姐夫叫“邓家贵”,是房地产大亨 — — 北京中民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俺曾经发过一篇《王健林及万达集团背后的朝廷权贵家族(习、胡、温、贾、王)》。万达的早期股东里面,就有邓家贵的身影。
话说最近几年,王健林多次跻身中国大陆【首富】。俺想问一下列位看官:如果万达早期股东里面没有这些权贵家族,王健林还能成首富吗?。

温家宝(人称:影帝)
大名鼎鼎的温影帝,经常高喊反腐,有时候还唱几句“政改”的高调。来看看他的直系亲属,都是什么货色:
影帝的老婆张培莉是国内知名珠宝品牌【戴梦得】的老板;
影帝的儿子温云松涉足金融业,被称为【私募王子】;
刚才俺提到万达的早期股东,其中就能看到影帝女儿(温如春)的身影。
甚至连他的弟弟温家宏,都已成了房地产大亨(2001年收购恒大地产 16.35% 股权,后来套现大赚了一票)。

李鹏(人称:李科长)
如今的年轻人对李科长可能不太熟悉。这位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总理,靠着“周恩来养子”的身份才登上总理宝座。民间给他起了“李科长”的绰号,就是调侃其能力极差,最多当个科长。
李鹏家族的特色是 — — 独霸电力行业。他老婆朱琳是中国神华集团的大股东;他的大儿子李小鹏被业内称为“电力一哥”和“亚洲电王”;他的女儿李小琳亦称为“电力一姐”。关于李鹏的这个宝贝女儿,俺还曾经写过一篇《中国电婊李小琳的精彩人生(多图)》。

江泽(人称:蛤蟆)
关于蛤蟆的大儿子江绵恒,下面摘录维基百科的介绍:

江绵恒还担任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并通过该公司先后投资中国网通(CNC)、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宏力半导体、上海微创软件有限公司、香港凤凰卫视等企业,出任董事会副董事长。另外,该公司还获得中国股票市场战略投资者地位,在多家上市公司占有有影响力的股权比例。

蛤蟆的大孙子叫江志成,下面是维基百科的介绍(粗体是俺标注滴):

前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之孙,江绵恒之子,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经济系,曾任职于美国华尔街金融机构高盛公司,后设立博裕资本有限公司,成为首任董事。2013年,江志成参与的博裕投资在香港宣布欲募集15亿美元资金,引起外界广泛关注。
……
博裕在成立后的短短一年半时间内,成功拿下两笔大生意,包括
阿里巴巴信达国际控股的上市。纵观所有其他中国的投资公司,没有一家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吃下如此大的两笔生意。报道分析,博裕投资能和中投、中信以及国开行等中国官方金融机构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合作,显示其“强大的政商能力”。

考虑到篇幅,上面只列举少数几个权贵家族。
最近这几年,俺特意收集了很多权贵家族的资料,并公布到 GitHub 上。感兴趣的同学请【翻墙】看这个链接

★为啥天朝会变成这副德行?

话说上世纪80年代,曾经有过一场争论 — — 关于“先进行政治改革”还是“先进行经济改革”?后来矮邓拍板了 — — 先搞经济。
在政治制度还没有完善(缺乏分权制衡机制)的情况下,就贸然进行经济改革,其后果就是 — — 诞生了一个特权阶层(也叫做“既得利益集团”)。这个特权阶层可以利用【权力寻租】的方式,把政治资源(权力)变为经济资源(钞票)。
当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变得足够强大,就再也没有办法进行政治改革了 — — 政改会触及这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必然会遇到强大的阻力。尤其到后来,连朝廷最高层政治局常委,也都成为权贵家族的成员,政治改革就更加没戏了。
当所有“改良”的道路都被堵死了,最后只剩下一个出路 — — 那就是【革命】。
(关于“革命”这个话题,可以参见俺写的《谈革命》系列博文)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太子党关系网络》开源到 GitHub — — 大伙儿一起来曝光赵国权贵
看看全国人大代表都是啥货色 — — 兼谈“议会道路的改良”行不通
王健林及万达集团背后的朝廷权贵家族(习、胡、温、贾、王)
习包子露馅 — — 习近平在内的权贵家族如何转移巨额海外资产
每周转载:巴拿马文件曝光天朝权贵(大量网友评论)
每周转载:网友热议天朝权贵集团的“离岸”
中国电婊李小琳的精彩人生(多图)
谈革命(系列)
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圣君情结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8/07/Robbing-the-Poor-Funding-the-Rich.html

Written by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