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恶作剧文化 — — 阿里巴巴月饼事件随想

文章目录

★麻省理工(MIT)的恶作剧传统
★高质量的恶作剧,需要哪些素质?
★这些素质有啥用?
★“恶作剧文化”的【主要】好处
★“恶作剧文化”的【附带】好处
★点评一下阿里集团的“月饼事件”
★中美的差距

近期比较忙,连中秋节假期都没有腾出时间发博文。今天就不发《每周转载》,改发一篇原创博文。
今天这篇虽然是由阿里巴巴的月饼事件引出的,不过本文的重点不是阿里巴巴,而是中美两国在教育方面的文化差异。希望能引发大伙儿的思考。

★麻省理工(MIT)的恶作剧传统

(美国的高校,不止一家有恶作剧的传统。俺为了偷懒,光拿极具代表性的“麻省理工”来说事儿)
麻省理工,全球知名的高等学府,其洋文全名是“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简称“MIT”。为了打字省力,本文以下部分直接用简称。
关于 MIT 有多牛逼,俺就不介绍了(维基百科上都有,链接在“这里”)。今天单说它的恶作剧传统。
MIT 的恶作剧传统据说始于上世纪50年代。其恶作剧以创意和技术含量著称。甚至连校方都对学生的恶作剧引以自豪。比如在 MIT 官网专门设了个二级域名的网站:hacks.mit.edu(在 MIT,恶作剧被称为“hacks”),该网站罗列1989年以来的所有知名的恶作剧。另外,据说校内博物馆曾经一度开设了“恶作剧名人堂”(Hall of Hacks)。
下面俺列举一些有代表性的恶作剧:

◇恶作剧1 — — 戏弄哈佛

MIT 与哈佛都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剑桥市(此名就是照搬英国的剑桥)。这个城市很小,人口约十万零一千,能容纳两所世界顶级名校,也算牛逼了。
由于邻居的关系,MIT 学生搞恶作剧,哈佛自然就成了目标。

哈佛和耶鲁同为常青藤名校,这两家每年都要搞一次橄榄球对抗赛(据说已经搞了上百年)。1982年轮到哈佛主场。话说那天的比赛正打到高潮,球场中央突然冒出一个小黑球,而且还不断膨胀。膨胀成大球之后,可以看到球上写满了 MIT 字样。然后,球突然爆破并散发出阵阵浓烟,据说还伴随着恶臭。场上的球员四下逃散,比赛半途而废。
当地的《波士顿环球报》在事后的一篇评论中说:这场比赛的真正胜者既不是哈佛大学,也不是耶鲁大学,而是麻省理工学院。

(场上的橄榄球队员,一脸错愕)
这个恶作剧还有一个后续的小插曲:
据传闻,MIT 的校长事后找到哈佛的校长,费尽口舌把那个装置要了回去,放到了 MIT 校内博物馆的“恶作剧名人堂”。

除了上述这个,还有另一次恶搞,也是针对哈佛的橄榄球比赛。
话说有一年,赛季还没开始的时候,有一个 MIT 的学生每天都到哈佛的球场上喂鸽子,一边喂鸽子还一边吹哨子。他这个行为持续了几个月。如果有人好奇地问他在干嘛,他就解释说 — — 自己是生物系的学生,在研究鸟类的习性。周围的人也就没有在意。
等到那年赛季开始了,第一场比赛,双方队员进场,裁判刚刚吹了开球哨,一群鸽子朝裁判扑了过去(大伙儿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场面)

2007年,为了纪念微软的热门游戏《Halo3》发售,几个 MIT 学生半夜潜入哈佛,给哈佛创始人(John Harvard)的雕像戴上头盔,装上机枪,变成《Halo3》中的士官长形象。

◇恶作剧2 — — 戏弄标志性建筑

MIT 校内的“10号大楼”是学校的标志性建筑,绰号“大圆顶”(照片如下)。因为它是地标,经常称为恶作剧的对象。

1992年,把一辆警车弄到了大圆顶上。

(此事惊动了临近的波士顿媒体,照片中的直升机是媒体记者在现场直播)
除了把警车放上大圆顶,还放过其它东西。比如曾经把一头母牛弄上去(不过俺暂时没找到照片)。

1999年,把大圆顶装扮成了《星球大战》里的机器人 R2D2,纪念星战前传《魅影危机》开播。

1962年万圣节,把大圆顶装扮成大南瓜。

除了大圆顶,其它标志性建筑也被恶搞过。比如 2012年,把校内建筑 Green Building 的一面外墙搞成俄罗斯方块游戏的显示屏。而且这个显示屏还是动态的,恶作剧的始作俑者可以通过无线遥控玩这个“史上最大的俄罗斯方块”。

◇恶作剧3 — — 戏弄校领导

1990年10月的某日,新任校长 Charles M. Vest 第一天去上班,竟然找不到自己的办公室。原来是某些学生戏弄他,把他办公室的门伪装成布告栏。

(图中那个一脸懵逼的家伙,大概就是新来的校长)
1998年的愚人节,MIT 的学生把学校官网黑掉,在首页发布了一条假新闻:迪斯尼已经用69亿美元买下 MIT。然后还警告快要失业的老师赶紧去找工作。

◇恶作剧4 — — 与加州理工互搞

看过美剧《生活大爆炸》的同学,应该都知道加州理工(洋缩写是 Caltech 或 CIT)。加州理工跟麻省理工一样,也是全球数一数二的理工学院,而且也推崇恶作剧文化。这两所大学虽然相距甚远(一个在东海岸,另一个在西海岸),却喜欢互相搞恶作剧,堪称“恶作剧对抗赛”。
2005年开学的时候,几个 Caltech 的学生混进 MIT。他们伪装成高年级学生,给新生们发放免费T恤。这些T恤正面印着醒目的 MIT 字样。许多新生很高兴地就穿上了。谁知道T恤背面还印着一句话,“because not everybody can go to Caltech”(言下之意:你们这帮新生因为考不进加州理工,才来麻省理工)”。
作为报复,第二年(2006)有几个 MIT 的学生潜入 Caltech,(通过忽悠保安)骗走了该校的镇校之宝(一门加农炮),并带回 MIT 展览。展览的时候,边上插一块牌子,上面写:“前任主人 — — — 加州理工学院”

(图中的炮管上戴了一枚特大号戒指,戒指上刻着 MIT 字样以及 MIT 的吉祥物 — — 河狸)

★高质量的恶作剧,需要哪些素质?

前面那一大堆扯蛋,其实是铺垫。下面才开始切入正题。
俺来总结一下,要想搞一个经典的恶作剧,始作俑者可能需要哪些素质?

◇创意

这个很容易想到。
令人难忘的恶作剧,必定是新颖的。容易想到的点子,早就有人搞过了。要想新颖,自然要有一定水平的创造性。

◇胆量

有些恶作剧,需要冒一定的风险。缺乏胆量的人,通常就不敢去做。

◇技术

从前面介绍的几个例子可以看出,某些恶作剧的技术含量还是蛮高滴。如果你光有创意,但没有技术,很多经典的恶作剧(比如破坏比赛的那个黑球)是弄不出来滴。

◇恒心

某些恶作剧要想做成,需要持之以恒地搞上一段时间。比如前面提到的那个 — — 利用鸽子条件反射破坏比赛 — — 就需要搞上很久,才能把鸽子的条件反射给训练出来。

◇团队

还有一些恶作剧,单人是无法搞定的,需要一堆人配合。
比如“针对大圆顶的恶搞”,通常需要多个人一起弄,才可能做成。这时候就考验你的团队协作能力。

★这些素质有啥用?

上面提到的那几种素质,【至少】对两个领域非常有用:其一是【学术研究】,其二是【创业】。
(具体的原因很明显,俺就不多解释了)
下面给一些数据让大伙儿参考(引自 MIT 的维基百科条目):
科研方面
(截至2015年)84位诺贝尔奖得主、9位图灵奖得主、2位菲尔兹奖得主、52位国家科学奖章得主、45位罗德学者、38位麦克阿瑟奖得主、9位克拉克奖得主
创业方面
MIT 的校友创办了25,800间公司,这些公司每年利润总值1.9万亿美金。若麻省理工是一个国家的话,那么它会是全球第十一大经济体。

俺认为:MIT 在这两方面的成就,与“恶作剧文化”存在【相关性】。
请注意:“相关性”不一定是“因果性”(很多人容易混淆这两者)。当俺说 A 与 B 存在相关性,有可能 A 导致了 B,也可能 B 导致了 A,还可能某个第三方的 C 导致了 A/B。
那么,“恶作剧文化”与 “MIT 在科研及创业方面的成就”,是何种关系捏?
俺认为要分两个方面来看:
1、MIT 的生源本来质量就比较好,他们在创造力等方面的平均水平本来就高,所以他们既擅长于搞恶作剧,也擅长于科研/创业。
2、“恶作剧文化”有助于强化包括创造力在内的某些素质,而这些素质对科研和创业是有帮助的(关于这点,下面俺来具体分析)

★“恶作剧文化”的【主要】好处

下面是俺总结的几个关键性好处。在介绍的过程中,顺便拿天朝的教育体制作反面教材(这已经是俺第N次抹黑天朝的教育体制)。

◇促进创造力

“创造力”这玩意儿,或许有天赋的成分,但也是可以通过后天培养滴。
由于 MIT 的“恶作剧文化”很浓厚,有不少学生挖空心思,以便搞出一个全新的创意/点子。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在锻炼创造力。

◇打破思维定势

为了想到别人想不到的点子,往往需要打破思维定势。
作为对比,来看看咱们天朝的应试教育:
很多人应该都记得高考前的题海战术。“题海战术”的精髓在于 — — 把未来考试中可能碰到的各种题型,都让你事先见识过,并让你熟记每一种题型的解题方式。
这种“题海战术”,不但无法打破思维定势,恰恰相反 — — 是在强化思维定势。

◇鼓励“叛逆”

此处说的“叛逆”,指的是:挑战现有的观念/体制/规则。
在 MIT 的恶作剧中,经常可以看到“叛逆”的影子。比如他们会去戏弄校领导,戏弄学校的标志性建筑,在重大体育赛事中捣乱……而且校方对这种恶搞的行为是默许甚至纵容的。
反观咱们天朝,采用的是相反的做法:
天朝的教育体制,贯穿始终的一个指导思想是【培养顺民】。当然啦,天朝的教科书不会承认这点,天朝的教育部和真理部,也不会承认这点。但是你只要经历过天朝的正统教育,你自然会意识到 — — 这种教育是一种【灌输式】的教育。你必须全盘接受灌输给你的任何东西。在灌输过程中,不允许你有任何抵触,也不需要你有独立思考。
哪怕原先具有反叛精神的人,在这种体制内待久了,有很大比例会被同化,也就是“体制化”(关于“体制化”,俺专门写过一篇博文,在“这里”)。所以,天朝的教育体制,是非常高效的“顺民生产线”。

★“恶作剧文化”的【附带】好处

除了前面提到的主要好处,还有一些顺带的【次要】好处。所谓的“次要”,并不是说下面这些不重要。而是指:要达到下面这些,存在比较多的替代方式。

◇解决问题的能力

某些技术含量比较高的恶作剧,在实现的过程中需要克服很多困难。这时候就很考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作为对比,再来看看应试教育:
应试教育以【考试】作为评价指标(参考系)。但是考试成绩好,通常只能说明“应试能力强”,而【不能】反映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在工作中,俺碰到过很多名牌大学的优秀毕业生,在校期间的考试成绩都顶呱呱;但在工作中,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很一般(有些甚至很差)。

◇发现同道中人

聪明人总是更喜欢与聪明人一起合作,并讨厌与蠢人为伍(网上有句名言 — —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 — 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刚才俺聊到了“高质量的恶作剧,需要哪些素质”。在一个推崇恶作剧文化的环境中,你更容易发现谁是优秀者。
作为对比:“恶作剧能力”与“综合能力”的相关性更高 — — 高于“考试成绩”与“综合能力”的相关性。

◇团队协作能力

这个前面已经说过 — — 某些恶作剧需要多人协作。
作为对比:咱们的应试教育体制,基本上没有“培养团队协作”的环节。

◇领导力

假如你想出一个很好的恶作剧点子,但是这个点子需要多人协作才能完成。
那么你需要有足够的影响力去召集到【合适的】人。你还要有足够的权威去带领这帮人把这个恶作剧给实现出来。如果这个恶作剧的风险比较大或技术含量比较高,那么你在整个过程中还需要做很多说服性的工作和协调性的工作。
如果你能把这些都搞定,在领导力方面自然会得到很好的锻炼。

★点评一下阿里集团的“月饼事件”

(既然本文是月饼事件引发的随想,如果不稍微点评一下阿里巴巴,好像说不过去啊)
针对这个月饼事件,网上分为两派:一派支持阿里的处罚决定,另一派支持那5个员工。估计俺的读者,大多数属于后者;如果你不幸属于前者,俺来给你解释一下“极客/geeker”的风格:
要让某个 geeker 去干重复无聊的体力活,那简直就是对他/她智商的侮辱。对于网上的“秒杀抢购”,写一个脚本自动地重复点鼠标,对 Geeker 而言那就像条件反射一样自然。而阿里巴巴作为天朝顶级的 IT 公司(BAT 三巨头之一),却把此事上纲上线到“诚信”的高度,这是比较讽刺滴。
有些人质疑说:那5人为啥会刷了一百多盒月饼,是否别有所图?
据俺听到的原因是:下单的按钮被点击之后,页面没有跳转,所以按钮被多次点击,导致多次下单。他们几人的本意,应该是只想买一盒。
另外,五人之一的叶敏是阿里云云盾的安全技术负责人,岗位级别和收入都是比较高的(内部人士称:在整个阿里巴巴集团中,叶敏是安全攻防技术的第一人)。你觉得像他这种人,至于为了几盒月饼而出卖自己信用?
插句题外话:
老实说,阿里巴巴的处罚决定,俺还不是太意外(阿里高层尤其是马云的德性,也就那样了);俺比较意外的是:仅仅只有5人(而且都是来自安全岗位)。难道阿里集团中的极客很少,亦或者很多原本的极客在阿里中待久了已经被体制化 :(

用脚本来替代无聊的体力活,连“恶作剧”都算不上。在 MIT,校方默许甚至纵容学生的恶作剧,而在阿里巴巴,只不过搞了个自动脚本,竟然遭遇【闪电式开除】。现在你应该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了吧?这两者的差距,也体现出中美的差距(至少是反映了其中一个方面)

★中美的差距

为了稍微拔高一下本文的 level,结尾部分来聊一下中国与美国的差距。
最近几年,很多人(尤其是愤青)开始热衷于谈论“超越美国”这个话题。俺曾经问过某些愤青,超越美国的关键因素是啥?常见的答案有2个:军事、经济。
但是俺觉得这两个都是只是表象,没有触及根源。美国最关键的优势是【人才优势】。(中国最难赶超美国的地方,估计也就在人才方面)
为啥说“人才”是根本?简而言之:有了人才优势,自然会有“军事优势”和“经济优势”;反过来则未必。甚至于有了“军事优势”或“经济优势”,但没有“人才优势”,那么军事、经济的优势也无法长久保持。不妨想想苏联老大哥,这方面它是很典型的【反面教程】。
(注:写完本文2年后,俺又发了一篇《厉害国真的很厉害吗? — — 给小粉红们泼点冷水》,其中对比了美苏两国在【人才观念】的差异)
那么,人才优势靠啥来保障捏?俺觉得主要靠【制度优势】。好的制度有利于吸引优秀的人才,而优秀的人才反过来又帮助制度变得更完善 — — 于是就进入了相辅相成的良性循环。
美国的牛逼之处在于 — — 两百年前建国的时候已经有一批精英,同时一开始就给政治制度打下很好的基础(参见《聊聊美国政体中的权力制衡》)。
天朝的悲催之处在于 — — 到如今还缺乏一个良好的体制(参见《聊聊天朝的政治体制》),同时还非常缺乏优秀的人才(很多牛人都跑美国去了)。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谈谈体制化,并推荐《肖申克的救赎》
聊聊美国政体中的权力制衡 — — 不仅仅是三权分立
聊聊天朝的政治体制
闲聊中美文化差异 — — 9·11十周年随想
厉害国真的很厉害吗? — — 给小粉红们泼点冷水
每周转载:高考背后的“公平问题、人口问题、腐败问题”(网文3篇)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6/09/MIT-Hacks.html

Written by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