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体制化,并推荐《肖申克的救赎》

文章目录

★引子
★体制化的例子
★体制化众生相
★如何面对体制化?
★关于“体制破坏者”的误区
★结尾

今年,360 和 QQ 一直冲突不断,双方终于在11月3日进行摊牌。此事不但惊动了亿万网民,据说连朝廷也惊动了,连传说中的“有关部门”都出来斡旋了。关于此事,各方的报道甚多,各种立场皆有。所以,俺今天不打算再浪费口水,评论双方的是非。俺的观点,在半年前的帖子里,已经表明了。今天要聊的是,和此事稍有关系的另一个话题。

★引子

话说11月3日那天,“疼逊”公然叫嚣“有他无我,有我无他”,激起公粪无数。之后,俺问了周围的一些朋友,对此事的看法。大部分人(尤其是男人)都表达出强烈的愤慨,觉得“疼逊”太霸道了。很多人都扬言:不再使用 QQ 聊天。然而,几天过去了,俺看到那些抵制QQ的朋友,依然在 QQ 上聊得不亦热乎。
难道是他们对疼逊的看法好转了?当然不是!
难道他们不知道疼逊对隐私的侵害?应该也不会!在“其唬”和不少网友的曝光下,QQ 的流氓软件本质,已经暴露无遗。
难道是他们的 IM 联系人仅存在于 QQ 上,所以无法改用其它 IM 工具?我看也未必。至少俺周围的很多企业白领用户,都同时用着 QQ 和 MSN,常用的联系人在两者上都有。
所以,俺就在想,为啥他们会这样捏?……俺突然想到影片《肖申克的救赎》中的一句经典台词:

这些(监狱的)围墙很有趣。起初,你痛恨它;然后,你逐渐习惯它;足够长时间后,你开始依赖它。这就是体制化。
(These walls are funny. 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s, you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 is institutionalized.)

想到这里,俺明白了:那些离不开 QQ 的网友,有相当一部分人,实际上已经被 QQ 体制化了。所以,咱就来聊一聊体制化的问题。
如果你尚未看过《肖申克的救赎》这部经典影片,建议先看完,再继续看本文的后续内容。(随便找个视频网站都可以看到该片,比如“这里”、“这里”)

★体制化的例子

除了 QQ,我们在很多其它的方面,也被体制化了。俺简单举几个例子。

◇起初,你痛恨学术造假;然后,你逐渐习惯了学术造假;足够长时间后,你离不开学术造假(不抄袭就写不出毕业论文)。
◇起初,你痛恨高房价;然后,你逐渐习惯了高房价;足够长时间后,你反而希望房价维持在高位(或许你也买了房,不想房价下跌)。
◇起初,你痛恨公司政治;当你在公司(尤其是大公司)待久了,你就逐渐习惯了公司政治;足够长时间后,你自己也成了公司政治的老手(一旦换到一个没有公司政治的环境,反而不习惯了)。
◇起初,你痛恨拜金主义;然后,你逐渐习惯了周围人的拜金主义;足够长时间后,你自己也成为拜金主义者(干啥都是为了钱)。
◇起初,你痛恨腐败;然后,你逐渐习惯腐败的存在(办各种事都要走后门送礼);足够长时间后,你离不开腐败(没了腐败,你都不知道该如何办事了)。
◇起初,你痛恨GFW;然后,你逐渐习惯了GFW的存在(开始改用墙内的搜索、墙内的交友网、墙内的微博);足够长时间后,你离不开它。
◇起初,你痛恨一党专政;然后,你逐渐习惯了一党专政;足够长时间后,你变得很依赖党国的独裁统治。
……
如果你愿意,还可以把这个列表继续追加。

★体制化众生相

在一个体制化的环境中,通常有如下几种人。为了让大家印象深刻,俺拿《肖申克的救赎》中的几个角色作为对照。

◇体制的维护者

这种人是体制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他们不遗余力地完善体制、维护体制。通常,这类人的比例很低(如果这种人太多了,那每个人就分不到太多好处了:)。
好比影片中的典狱长诺顿(Norton)和众警卫,就是监狱这个体制的维护者,并通过剥削犯人来中饱私囊。

◇体制的破坏者

在每种体制中,必然会存在一些破坏体制的人。这些破坏体制的人,可能是体制的受害者,也可能不是。这种人有如下几个特点:
1. 他们不会被体制化。也就是说,他们对体制是免疫的,无论过多长时间,都不会依赖于这个体制。
2. 通过各种方式,不断对体制进行挑战。这种挑战,可以是激进的,也可能是温和的。
3. 鼓舞其它类型的人加入破坏者的行列。
这就好比影片的主人公安迪(Andy)。他始终没有放弃对自由的向往,而且想尽办法唤起其它狱友对自由的向往。

◇体制的抗拒者

这种人对体制心怀不满,但又无可奈何。大多数人,刚刚进入体制的时候,会处于这个阶段。如果碰到体制破坏者并被影响,有可能会转化为体制破坏者;否则,多半会沦为体制顺从者。
影片中的典型代表,是瑞德(Red)。其先,他向往自由,对体制不满。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来越失望,并逐渐地迎合体制。

◇体制的顺从者

根据二八原理,至少有80%的人,经历足够长的时候后,都会成为体制顺从者。这类人一方面是体制的受害者,另一方面却又很依赖于体制。这类人的比例越高,则整个体制越稳定。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类人也是变相的“体制维护者”。只不过他们和真正的体制维护者相比,他们的利益得不到保护。
在当今世上,很多不合理的制度,之所以能够继续苟延残存,就是因为(占据很大比例的)很多人已经被彻底体制化了,成为体制的顺从者。
在影片中,这类人的典型代表就是老布(Brooks)。老布入狱时间极长,完全被体制化。在即将刑满释放时,为了能继续留在监狱,他甚至不惜拔刀伤人。当老布最终出狱之后,由于无法适应监狱外自由的生活方式,被迫选择了自杀。

★如何面对体制化?

当你面对一个体制化的环境时,你有两个好的出路:要么成为体制的维护者,要么成为体制的破坏者。

◇成为体制维护者

体制维护者是一个好的出路,这点毋庸置疑。但是,要成为体制的维护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哦。因为,体制维护者的比例通常很低,而且很有油水。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出现激烈的竞争。要么你有机缘巧合(比如前辈子积德,投胎成为太子党),要么你要相当牛X,能够吃得苦中苦,成为人上人。考虑到俺的读者,通常没有这么好的机缘,也未必有这么牛X。所以捏,俺就省点口水,不谈这条出路。

◇成为体制破坏者

为什么俺认为,体制的破坏者是一个好的出路捏?
首先,作为体制的破坏者,会始终保持对“体制化”的免疫,不会过分依赖于体制。因此,如果环境突然变了,或者体制突然消失了,这种人能够很好地继续适应环境,不会像影片中的老布那样被淘汰。
其次,在不断挑战体制的过程中,可以很好地提升自我(包括思想、个人能力、个人价值、影响力等)。比如很多网友,通过翻墙来挑战党国的网络封锁,并因此在墙外了解到很多事实的真相,避免被党国洗脑;

★关于“体制破坏者”的误区

由于“破坏者”这个词,看着比较暴力,容易引起误解。俺有必要澄清几个误区。

◇误区1

很多人以为,体制破坏者必然是通过激进的、暴力的行为,来对抗体制。其实不然!
很多体制破坏者,实际上采取的是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来对抗体制的。比如,你看不惯 GFW 对网络的封锁,那你可以经常对周围的朋友宣传一下翻墙的姿势,让更多的人学会突破封锁。

◇误区2

很多人以为体制破坏者是因为无法适应体制下的环境,才成为体制破坏者。其实这也未必!
以影片为例,主人公安迪,在监狱中混得比其它犯人都要滋润,但他却是所有犯人中最坚定的体制破坏者。

★结尾

前面聊了这么多,估计某些思考比较深入的读者,会作出这样的判断:“编程随想”也是一个体制破坏者。如果你能这么想,吾心甚慰 :-)
自从俺发了《是该写点技术以外的东西了》之后,俺就开始充当了“网络封锁体制”的破坏者(传播翻墙的姿势)、“言论审查体制”的破坏者(揭露真理部谎言)、“愚民教育体制”的破坏者(普及批判性思维)。只要俺本人还没被党国给“和谐掉”,俺就会继续充当这些体制的破坏者。同时也希望: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党国不合理体制(尤其是政治体制)的破坏者。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影评:《V怪客 / V字仇杀队》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0/11/institutionalize.html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