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革命[1]:解释相关概念,澄清常见误区

文章目录

★相关名词解释
★革命的类型
★革命的群众基础
★革命的起因
★革命的经过
★革命的结果
★结尾

考虑到韩寒最近的三篇博文(《谈革命》、《说民主》和《要自由》)有不少破绽及谬误。在本系列的第一篇,俺要先聊一聊跟”革命”一词相关的概念,顺便澄清一些常见的误区。这些误区经常被五毛用来混淆视听,吓唬屁民。

★相关名词解释

要聊“革命”,首先得界定清楚几个相关的名词。因为在天朝,“革命”这个词汇已经被用滥了。不事先界定清楚概念,后面就没法聊。

◇什么是政治变革?

政治变革,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国家在政治方面(政治体制、权力结构、意识形态…)发生变化。这个词汇比较好理解,范围也比较广。

◇政治变革有哪些类型?

政治变革,根据其是否彻底,可以再细分为“改良”和“革命”。
通常,把【不彻底】的,只有量变没有质变的政治变革称之为“改良”。
而那些【彻底】的、具有质变的政治变革,又可以再作如下细分:
革命
得到民众支持和参与的,俺称之为“革命”。大伙儿熟悉的例子有:辛亥革命。
政变
由统治集团内部发动的,没有得到民众支持的政治变革,称之为”政变”。
外国武装干涉
有些政治变革,是由别国通过军事手段达成的,称之为”外国武装干涉”。典型的例子有:美军出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独裁政权。

◇怎样才算彻底?

本文刚发出,就有热心网友在评论里留言说:用”彻底”来界定改良与否,比较主观。所以,俺再详细说明一下:什么样的政治变革,才算彻底。
彻底的政治变革,通常具有如下的一个或几个特征:
1. 政权被推翻
2. 政治制度发生重大改变(比如一党制变为多党制、比如君主立宪制变为共和制)
3. 官方的意识形态发生重大改变(比如“社会主义”变为“资本主义”)
对于天朝而言,如果不颠覆“四项基本原则”(这4个原则中,关键点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这一条),无论玩出什么花样,都只能算是改良。

★革命的类型

介绍完相关概念,再顺便说说革命的分类。按照不同的维度,革命可以分为不同的类型。

◇按“是否暴力流血”分类

很多人一听到“革命”,首先就联想到“暴力流血”。其实革命也有“暴力”与“非暴力”之分。当年的东欧剧变中,捷克的“天鹅绒革命”是典型的非暴力革命,而同一时期的罗马尼亚则是暴力革命的代表;今年的中东民主浪潮,利比亚是暴力革命的代表,突尼斯是非暴力革命的代表。
顺便说一下:大伙儿常误以为:改良就是非暴力的。这也是偏见。虽然大多数改良都没有流血,但是也有例外。比如八九年的“六四事件”,其本质是改良,结果还是遭到血腥镇压(对”六四事件”有兴趣的话,请看俺写的回顾系列,在”这里”)。

◇按“发起方”分类

根据革命是统治者发起还是基层民众发起,可以分为“自上而下型”和“自下而上型”。为了打字省力,有时候俺会把“自上而下型的革命”称为【上层革命】;相应的,把“自下而上型的革命”称为【下层革命】。
举例:
比如2012年中东的“阿拉伯之春”就属于“下层革命”;而当年英国的“光荣革命”,可以算是“上层革命”的典型。

◇按“追求的目标”分类

革命追求的目标,俗称“革命诉求”。前面说了,革命总是带有政治目的的。但有些革命,政治目的并不是诉求的全部。革命的诉求,通常分为:政治诉求、经济诉求、宗教诉求。
比如伊朗在70年代末的伊斯兰革命,就是宗教诉求为主。

◇按“是否顺应潮流”分类

大部分革命都是进步的、顺应历史潮流的;但是也有少数例外。对于这种反历史潮流的,有时候称之为“反革命”。比如伊朗的“伊斯兰革命”,都算是历史的倒退。

★革命的群众基础

◇关于革命群众的比例

刚才界定“革命”一词时,提到说:革命必须是得到广大民众的支持和参与。很多人把“广大民众”一词,等同于“大部分民众”(超过 50% 的民众),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很多成功的革命,其支持者往往不到一半,甚至不到 20% 的比例。
肯定有人要纳闷了 — — 这样的革命为什么会成功捏?因为,总是有相当高比例的民众属于中间派。这些中间派的民众,要么愚昧、要么麻木、要么不问政治。俺把这类人称之为【沉默的大多数】(之前写过一个帖子《思维的误区:忽视沉默的大多数》,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无论革命成功或失败,这些人都无所谓。电影《让子弹飞》里面有一句台词:谁赢了他们跟谁走。说的就是这种人。
所以,革命要想成功,支持者的比例,未必需要很高(或许 5% ~ 20% 就够了)。

◇关于革命群众的热情

相对于比例,更重要的一个因素是,这些革命群众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来支持革命。俺觉得,如下几种人会有较大的热情并愿意冒较大的风险。
1. 对现状极其不满的人(如果不革命,就很不爽)
2. 革命成功后会有极大获益的人(如果革命,就很爽)
3. 理想主义者

◇关于民众的素质

在天朝,经常听到一些人(包括一些五毛)说:天朝民众的素质不高,不适合革命。
首先,俺承认天朝的屁民有很多劣根性。关于这点,今年初俺推荐的老书《中国人的性格》(书评在”这里”),对此有深刻的阐述。但是,要评价素质高不高,需要有一个参照物(有比较,才能说”高低”)。假如有人说日本人比天朝屁民的素质高(指平均素质、下同),俺基本同意;假如有人说韩国人的素质比天朝屁民高,俺部分同意;但是,如果有人说印尼人、菲律宾人的素质也比天朝高,那俺就不同意了。大陆民众的素质再差,应该不至于比印尼、菲律宾差吧?至少也是同一水平吧?
看人家菲律宾,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上演了二月革命(有领袖但无暴力)推翻马科斯的统治;再看人家印尼,上个世纪90年代,上演了无领袖、无暴力的革命,推翻苏哈托的统治。现在,时间过去了二三十年,互联网也普及了10多年了,天朝民众的素质应该变得更高。实在没必要拿”素质论”作为反对革命的理由。

刚才看到某网友留言,说俺举的例子,都是小国。不妨给那些地理不好的同学扫盲一下:
印度尼西亚(简称“印尼”),人口2亿3千万(全球排名第四),国土面积191万平方公里,300多个民族。

★革命的起因

◇革命是否一定要领袖人物来发动?

很多人以为,革命一定要有一个领袖,才有可能发动。在古代,或许是这样 — — 需要某个领袖振臂一呼。但是当今这个信息时代,互联网已经改变了政治运动的模式。中东的这一波民主革命的浪潮里(比如突尼斯、埃及、叙利亚),几乎都没有领袖人物来发动。
虽然没有领袖,但是都有一个导火索(比如突尼斯那个自焚的小贩)。这个导火索,犹如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会引发巨大的连锁反应。但是你不能把导火索等同于“领袖”。
俺个人觉得:没有领袖发动的革命,反而成功的概率较大。因为在一个专制政府统治的国家里,有望成为革命领袖的人,要么流亡海外,要么被当局关押或者严密监控(比如缅甸的昂山素姬)。在这种情况下,现有的领袖人物难以起作用。反倒是一个普通屁民引发的多尼诺骨牌效应,会让统治者措手不及、防不胜防。

◇发动革命,是否一定要有政治组织?

估计很多网友看党国的影视作品看多了,以为发动革命,就一定要先成立一个政治组织(好比1921年成立的中共以及孙中山成立的同盟会)。
当然,有一个严密的、人数众多的政治组织,是一种玩法;但是,现在越来越流行的另一种玩法是:不但没有领袖,而且没有组织。这种玩法并非今年中东的首创。上世纪末,印尼民众推翻苏哈托的军事独裁,就没有一个明显的政治组织贯穿前后,充当革命的主心骨。

★革命的经过

◇暴力流血是谁导致的?

经常看到某些“公公知识分子”语重心长地教导屁民说,暴力革命如何如何不好。搞得好象屁民都是虐待狂或受虐狂,非要走暴力革命的道路。
其实捏,大多数的革命支持者都是不愿意暴力流血的(少数好战分子除外)。你想啊,谁愿意没事挨上一枪?谁愿意无辜横尸街头?
反观统治者,掌握着国家机器(军队、警察、监狱…)。当某个统治者过于看重自己的权位,就会不惜屠杀以维持自己的统治。
简单回顾一下当代(二战后)发生的暴力流血革命,几乎都是独裁者率先动手,下令军队开枪(比如:1980年南韩的光州事件,2011年的利比亚和叙利亚)。

◇革命一定是“打土豪分田地”吗?

有些人一听到革命,就联想到古代的农民起义,以及伟光正未掌权时搞的打土豪分田地。
在当今世界(包括中国),城市化的程度越来越高。今后,要想再搞纯粹的农民起义,成功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了。今后的革命,群众基础很可能是以城市居民为主,农村居民为辅。
还是以印尼和菲律宾为例。这两个国家跟天朝一样,都算不上是发达工业国家。(爆发革命时)其城市化的程度,不要说跟欧美相比,估计连当今天朝都不如。但是,他们闹革命,还是从城市开始闹起来。

◇革命会搞均贫富吗?

均贫富也是古代农民起义常见的口号之一(比如李自成提出“均田免粮”)。但是当代的革命要搞“均贫富”,可能性也是很小滴。
均贫富本质上是追求财产的绝对平等,在意识形态上,是在走共产主义公有制的老路。而共产主义这条老路,连天朝都已经抛弃了(当今世界,正二八经坚持共产主义的,恐怕就剩北朝鲜了)。天朝眼下的经济改革,明显是在逐步地拥抱私有制。广大屁民也是认可经济改革,认可私有制滴。让广大屁民(无论是中产还是无产)不爽的地方,主要是缺乏【公平】。(强调一下:“公平”跟“绝对平等”完全是两码事,别搞混了)
所以,即使有一些毛派愤青打出均贫富的口号,也不会得人心。像韩寒如此聪明之人,何以会得出”(革命就是)掠夺式的均富”这一结论?

★革命的结果

◇革命领袖是否会蜕变为新独裁者?

虽然在革命初期不一定需要领袖,但是当命进行到一定阶段,总会自然而然地形成一个领袖,或者形成一个领导团队。那么,有些人(包括韩同学)便会担心,这个革命领袖是否会蜕变成另一个独裁者。毕竟,在几千的历史里,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俺的观点是:虽然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概率很小。
大伙儿不妨翻一翻世界近代史。在二战以后,尤其是60–70年代以后,新成立的政权,很少有独裁的、极权的、专制的;反而是很多独裁的、集权的、专制的政权纷纷垮台(比如欧洲所有的共产党政权、还有南朝鲜、印尼、智利的军人独裁政权),还有一些则是主动转型(比如西班牙的军人政权、台湾的国民党政权)。
如今科技这么发达,民众获取信息的途径很多。像毛太祖那样,在革命成功之后,通过愚民、神化领袖,变成大独裁者。这样的路子已经很难走通了。
为啥说很难走通捏?大伙儿看如今的天朝。党已经在天朝苦心经营60多年,党组织几乎无处不在。中宣部几乎控制了各种传媒(除了墙外的互联网)。即使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之下,党都无法塑造一个高大全的领袖人物(看看胡折腾和温影帝的名声有多臭,就知道了)。假如将来革命成功后,某个新的革命领袖要想把自己神化,那该有多难啊?
为了说明问题,俺再举一个今年的例子。俄罗斯的普京总统,多牛B的人物啊 — — 克格勃特工出身,会耍十八般兵器(含战斗机)、会柔道、还会弹钢琴、还会……(估计10项全能运动员都没他牛B);而且还相貌堂堂、身材魁梧;论政治手腕,更是了得 — — 他一上台就牢牢控制各种传媒(报纸、杂志、电视台),隐然有中宣部之霸气。但是今年经济一下滑,俄罗斯的民众就起来闹了,规模还挺大(据说光首都就有10–20万人上街示威),矛头直指普京,要他滚蛋。普京的民调,更是直线下滑 — — 从巅峰时的 70~80%,直接掉到 30~40%。
大伙儿请注意,关于此问题,俺是尽可能举近代或当代的例子。而韩寒同学,老是拿古代的例子(太平天国运动、白莲教起义)来说事儿。

◇国家是否会陷入内乱,甚至内战?

这是很多五毛用来吓唬大伙儿的老套了。很多屁民还真的被唬住了,担心中国一旦发生革命,会陷入军阀混战(犹如民国初年那样)。
关于这点,俺的看法是:虽然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概率很小。
像天朝这种中央集权的专制国家,早就通过各种措施(比如:军政分开、各大军区司令轮调…),消除了军事诸侯搞地方割据的潜在危险。
另外,大伙儿还可以再看看苏联老大哥的例子 — — 毕竟苏联跟天朝有诸多相似之处(长期的一党专政、长期的洗脑、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当年叶利钦宣布取缔共产党,苏共及俄共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党组织,在一夜之间变成非法的(要知道,苏联跟天朝一样,是党领导一切)。在这么剧烈的变化下,也没见苏联的各个加盟共和国陷入军阀混战。
虽然不太可能发生军事上的内战,但是有可能发生经济层面、社会层面的混乱(苏联及某些东欧国家经历过经济上的混乱)。不过,大伙儿要记住:革命当然是有代价的,【不】革命同样也有代价。当人们意识到“不革命的代价”已经明显大于“革命的代价”,他们自然会积极支持革命

★结尾

今天聊了这么多,欢迎大伙儿拍砖。赞同俺观点的,欢迎帮俺传播。
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革命】,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12/revolution-1.html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