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云会事件

文章目录

★钱云会是何许人也?
★当地村民是咋说滴?
★天朝的衙门是咋说滴?
★广大网民是咋说滴?
★网上的意见领袖是咋说滴?
★独立调查团是咋说滴?
★结尾

发生在去年圣诞的钱云会事件,已经过去2星期了,网上到处都有相关报道。俺本来想,这么大的事儿,应该是人尽皆知了吧。但是最近2天和某些公司同事闲聊时,惊讶地发现,居然还有人不清楚。今天,就利用俺博客读者众多的便利,再八卦一下此事,也算是炒冷饭吧。

★钱云会是何许人也?

钱云会,男,浙江温州人氏,生于1957年,逝于2010年,享年53;

他乃一介农民,当过的最大官就是当地寨桥村的村委会主任(俗称村长);
他当选村长时,2500多村民,有2300多人都投他的票;
由于村里的土地被强行征用,他为了村民,屡次上访,屡次被抓、三次坐牢;
从2005年当选村长到现在,大部分时间,他是在牢里度过;
村长换届选举时,因为他被关在牢里,村民自发抵制选举;
他出狱那天,成百上千村民去监狱门口迎接,为他敲锣打鼓、鞭炮齐鸣;
他家原来也算小康,为了上访喊冤,变卖家产。现已家徒四壁,贫困潦倒;
据说有人想收买他,给他几百万的好处,让他不要再闹,他一口回绝;
他多次受到死亡威胁,但是毫不退缩;
2010年12月25日,当大伙儿在欢度圣诞佳节时,他被一辆土方车碾压致死。

关于他的意外死亡,可真是众说纷纭,下面俺列举几大方面的说法。

★当地村民是咋说滴?

由于事情就发生在村口,事发后几分钟,就已经有很多村民已经围上来。当地村民钱成宇,成为主要目击者。他在当时跟围上来的村民说,村长是被几个人按倒在地上,然后用卡车碾死的。由于村长之前的维权行动以及他受到的死亡威胁,此说法得到大部分村民的认同。

★天朝的衙门是咋说滴?

然而天朝的基层衙门,显然不同意网友的看法。当地的宣传部门、公安部门、交警部门在事后2天,就迅速召开新闻发布会,声称此事纯属交通意外。

★广大网民是咋说滴?

得益于手机和网络的普及,现场村民用手机拍的照片,当天就传遍了互联网。成千上万的人在微博上转发这个令人震撼的事件。
很多看了照片的网友,第一反应是:钱云会被轧死时,尸体的姿势很怪异,不像是普通的交通意外。通过对各种蛛丝马迹的分析,网友们总结了更多的疑点(考虑到篇幅,俺仅列出10个主要的):

◇疑点1(尸体方位奇特)

如果按照衙门的说法,死者当时在横穿马路,工程车撞过去,死者倒下,也是倒成和道路的方向一致。一个向前的力为什么会造成侧倒?被撞后,也不太可能仅仅颈部被压,还刚好和轮胎及马路成90度夹角。

◇疑点2(车底路面干燥)

根据警方、司机费良玉、村民钱成宇的陈述,都描述当时正在下雨,道路泥泞。但是,我们从现场照片来看,肇事车辆下面路面有一大块是干的(请仔细看第一张照片),并且车轮等离地很低的地方也是干的!难道肇事车辆在”泥泞”的道路以40迈速度开来,轮胎边缘不带湿漉漉的泥巴?难道周围都在下雨,就恰巧在撞死钱云会的那一小块地方不落雨滴?
显然,肇事车辆早在下雨前已停靠路边,等候多时。

◇疑点3(肇事车辆逆行)

工程车为何逆行,还无转弯避让迹象?事发的路面却很宽,有4条车道,但这辆车却逆行开到最左边的车道上,而且轧过钱云会之后立即停靠。静止后车辆完全平行于路面,没有朝左或朝右打方向盘转弯避让行人的迹象。

◇疑点4(没有刹车痕迹)

如果说是交通事故,应该有刹车痕迹。但是从现场的多张照片上,却看不到刹车痕迹。警方提供的照片有刹车痕,网友觉得有伪造的嫌疑。

◇疑点5(监控摄像失效)

在事发的路口,有监控摄像头。巧合的是,该摄像头在关键时刻不起作用。衙门的说法是:该摄像头尚未调试完毕,只能监控,无法储存。

◇疑点6(死者被人跟踪)

在新闻发布会上,警方出示了事发当时钱云会打伞的照片,本意是证明事发的偶然性。但是恰恰相反,只能证明警方或相关人员跟踪拍摄被害人。现场监控”恰好”还没调试完毕,但是一个农村人过马路也有人”立此存照”的目的是什么?跟踪的目的又是什么?

◇疑点7(肇事司机消失)

据衙门的说法,肇事司机已被警方控制。事发5分钟,当村民把现场团团围住时,司机已经不见踪影。村民说是立刻让警察给带走的。警察为何这么神速地赶到现场?是否已经早有准备,在附近等候多时?

◇疑点8(出事前的征兆)

在钱云会出意外的前几天(12月18日),当地村民和周边开发区的施工人员发生激烈冲突。钱云会当时还指挥村民用多根电线杆作为路障,把村口的马路堵死,不让开发区的土方车通过。到12月20日,在当地警方的干预下,那些路障被移走。之后,由于听到某些传言及死亡威胁,钱云会连续多天都不敢在家中过夜。24日傍晚,他又出去躲避,到25日上午7点回到家。接近9点时,他接到电话,就往村口走去,然后就死在车轮之下。

◇疑点9(离奇出动民警)

如果对我国警察制度稍微有所了解,就会发现乐清市公安局的情况通报有悖常理。交通警察、派出所警察虽然同属于警察编制,但是其分工及权限各有区别。在我国,处理交通肇事不属于派出所的职责范畴,也没有派出所警察介入处理交通肇事的惯例,更没有这方面的法律规定。
而按照衙门的说法:蒲岐边防派出所9位民警接到指令后即于9时53分许到达现场。如果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为何需要派出所民警迅速出动?

◇疑点10(大动干戈抓人)

除了刚才提到的目击者钱成宇,还有另一个目击者黄迪燕,也对采访的媒体讲述事发经过。结果两人都被警方抓走。死者的两名亲属(女儿、女婿)也被警方抓走,获释后对媒体表示,遭受警方拷打。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交通意外,警方何必大动干戈捏?

◇其它疑点

从上述诸多疑点,都让人觉得,这不像是简单的交通意外。除了上述这些,某新浪博主还进行了更深入的分析(参见”这里”,如果被和谐,请看墙外”这里”)。
另有网易博主发帖“乐清钱云会被压死全过程录像曝光”。(貌似该帖已被和谐,搜索该标题可找到多处转载)此帖的视频被网友转成gif动画格式,参见如下。从该视频可以看出疑点2和疑点4。

★网上的意见领袖是咋说滴?

所谓的网络意见领袖,是指那些在网上知名度很高,说话很有影响力的网络名人(典型的比如韩寒)。在最近1–2年的很多重大社会事件中(比如巴东邓玉娇案、宜黄拆迁自焚案、福建严晓玲案、等),大部分意见领袖都是站在网民这边,众口一词地批评党国的丑恶、腐败、专制。但这次的钱云会事件,意见领袖们出现重大分化。

◇怀疑谋杀论

人气很高的韩寒,可算是反对谋杀论的代表。在事发后发表博客《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嘲笑网民的质疑是:这是属于被情绪冲昏了头脑。此贴发出后,遭到很多网友的攻击。考虑到篇幅,暂不引用网友对韩寒的谩骂。

◇支持谋杀论

另一位同样在新浪上开博的名人李承鹏则与之相反 — — 连续发出多篇博客,列举本案的种种疑点:

车轮滚滚,几多头颅凋零
恰恰
我是一只有情绪的鸡蛋

俺摘录某篇的其中一段:

好吧,我同意你们,那不过是一场普通交通肇事:那天钱云会恰恰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出门了,恰恰费良玉为绕开右侧的垃圾逆行到左边来,恰恰他看得到垃圾却看不到一个打着雨伞的大活人(视力恰恰有点偏视吧),如警方所说司机的左挡板把人撞了而且撞出了擦痕,但恰恰没把人撞飞(挡板恰恰练了吸星大法),就恰恰把人吸到车轮下面,恰恰钱云会喜欢用不同凡响的跪姿死去,司机踩刹车时就恰恰把人的脖颈轧住。此时是9时许,恰恰道路监视器因技术原因并未启动,两个多小时后却恰恰启动(因为可方便收集刁民围攻警察证据抓人的)。后来恰恰,平时没两三个小时不出警的警方五分钟后就蜂拥而至,装备得恰恰都很适合围剿人群,恰恰目击有人把钱云会按在路上的村民失踪了,恰恰一个上传了图片的女大学生也不见了,恰恰那个司机是无证且吸毒的人员,关于这种人员实际受谁控制恰恰你是不敢说出来的……还有很多恰恰,请大家补充。
总之寨桥村路口在跳一场大型恰恰舞。你会发现,每一个单独的恰恰都是可勉强接受的,但这一连串恰恰组合起来的概率就是很小,跟走路上被火星上一石头砸中左脚第三趾一样。

★独立调查团是咋说滴?

还有一些网络红人、意见领袖、知名人士,在一开始没有表态,而是组建了独立调查团,赶赴温州进行现场考察。比较知名的独立调查团有如下4个:
1、许志永(法学博士,知名维权人士)
2、于建嵘(中国社科院研究院)领衔,旗下包括笑蜀(知名评论员)。
3、项宏峰(法学博士、律师)领衔,旗下包括屠夫(知名网友,因当年介入巴东邓玉娇案的调查而闻名)
4、知名媒体人王小山也组了一个调查团,还联手他的死对头窦含章
这几个独立调查团,寄托了全国众多网民深切的期望,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温州。大伙儿都指望他们去了后,能够拨开云雾见青天。谁曾想,4个调查团去了2–3天,就都草草收场,撤出温州。而且他们得出的结论,也不尽相同,令网友们跌破眼镜。

◇许志永调查团

许志永以公盟的名义发出了《钱云会死亡真相》调查报告。基本结论是:钱云会之死属于普通交通事故。只是因为多种复杂因素的存在,导致该事最终通过网路演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公共事件。(这个结论与警方的声明完全一致,许志永立马被很多激动的网友骂得狗血喷头)
另外,许团队出现分裂,其团队成员张永攀否定这份调查报告,并表示:我并不赞同许志永的调查报告,我认为报告太仓促,未能对疑点作出充分的论证和解释。

◇于建嵘调查团

于建嵘闪烁其辞地说了一通:由于当地村民跪地哭诉,使他们很难理性做出判断,遂撤出当地,继续就村长之死背后的深层土地问题进行研究。但就是不明确地给个结论。貌似笑蜀也没有明确表态。

◇项宏峰调查团

项团队的屠户网友,在公开场合说:现在综合收集到的资料,整个事件已经明朗,这不单纯是一个交通事故,确实是因为别人的原因造成他的死亡。貌似在4个调查团中,屠户的说法相对令网民们满意,但也不是完全满意。

◇王小山调查团

跟前面几个调查团类似,也没有得出啥实质性的结论。

★结尾

本来,俺只想纯粹以客观叙述的方式,来描述此事。但是俺的主观,还是免不了要流露出来。想必大伙儿也已察觉出俺的观点了。今天就暂且写到这里,后面俺再来发表评论吧。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我们还能指望什么? — — 钱云会事件有感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01/qian-yunhui.html

Written by

编程随想的blogspot镜像,欢迎关注!编程随想:IT宅,热衷于:抹黑党国、揭露洗脑、普及翻墙。 偶尔会谈点技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